6天前  名人名言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就是说,无论如何,他在人品上从来没有问题,投奔这家或者那家,只是一种选择,或是迫于无奈,或是迫于大局大势,但并不是骨子里趋炎附势、贪慕虚荣,所以,他道德上并没有亏失,自然,别人所认为的背叛在他这里,也便不是背叛了。

既然不是背叛,又何罪之有?

而人生在世,无奈之事太多太多了,很多时候,只能屈从现实,但只要品德无亏,便能立于天地。而他人若不能理解时境时心,又何谈干事立业?而曹公若无如此海量,又何能三分天下?”吴浩微微一笑道。

“兄弟,我明白了,其实,你是在说我,也是在劝慰你自己。你想告诉我,我不是坏人,我本质里是个好人,我曾经做下的事情,不是因为我变坏了,而是无法不低头。

可是,兄弟,最让我感动的不是你替我进行的开脱,而是你的人品与胸怀。你能从这个角度出发去想这些问题,就足以证明了,你本身才是真正的智者。你理解,所以你大度,而你大度,所以你无芥蒂!

兄弟,谢谢你,帮我拔掉心头上的这根刺,要不然,不把这件事情说透了,真的好扎心!”周海怒捶了一下胸/口,望着吴浩,动情地道。

“我们,永远是兄弟!”吴浩搂了搂他的肩膀,微笑道。

“永远!”周海重重地点头,随后磨了磨牙,“玛德,用我老婆孩子来威胁我,安家,早晚有一天,我他特么灭了他们!”

“海哥,可以有仇恨,但仇恨不能郁结。可以去报复,但报复不能犯法。举个最粗俗的例子,狗咬人一口,人总不能再用狗的方式回咬一口吧?否则,人跟狗又有什么区别?其实,杀人不过诛心,让其败落,从神坛跌落,未必不是最好的报复,你说呢?”吴浩微笑道。

“我得好好地想想你的这番话”,周海边琢磨边说道。

“有时间想吧,不过,我现在倒是想问问你,你啥时候去接我嫂子和大侄女回家?”吴浩问道,他知道,这也是周海的一块心病。

“我倒是想去接,前几天还去看望她们娘俩儿了呢,我闺女抱着我都不撒手,亲了我好半天,她妈硬给抢回去了,还撵我走,就是不跟我回来,这娘们儿,死犟死犟的,我给钱也不要,买车就扔门口看也不看一眼,买房子也不去住,我特么真服了啊!现在我都改好了,而且也算事业有成了,一切都稳定了,肯定

时辰对照表 生辰八字

不像当初那样了,可她咋就还不回来呢?”一提起这个来,周海就气不打一处来,使劲捶着自己的大腿,气得直骂。

“嫂子这是,有新男朋友了?”吴浩问道。

“根本就没有,她那性格我还不了解?况且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私下里观察着,她一天天的,除了上班带孩子之外,连家门都不出,别人介绍对象也不看,也不跟我复合,唉,愁死我了”,周海使劲挠着脑袋,头皮屑纷飞如雪,象怔着此时此刻他心中的哀愁!

“算了,过几天,我去看看嫂子劝劝她吧,看看我能不能劝动她”,吴浩叹口气道。

“得了吧,你那么忙,这点儿破事儿还用你出手?我自己办吧,就不信老子这么真诚,就喜欢她这么一个女人,一直就这样等下去,她不会回心转意啥的?”周海哼哼了一声道。

“再说吧”,吴浩一笑。

安家,四楼,阳台上。

虽然已经是公历三月份了,农历正月即将过去,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马上就要到来,可天还是很冷。

就这么冷天,安小柔却只穿着一袭白色的睡衣,站在阳台上,扶着栏杆,望着远处,她的目光凝窒狭窄,好像穿不过那天空中那浓浓的铅云。

“小柔啊,别在外面这么站着了,还是回来吧”,安东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老爷子已经出现在了安小柔的身畔,怜惜地搂起了她的肩膀道。

“我不冷,爷爷,你进屋吧。”安小柔摇了摇头道,甚至还向旁边闪了两步。

“你这孩子,总是像在避瘟神似的避着你自己家里人,还避着我这个老头子,你对我们哪里来的那么多仇恨啊?”安东拄着拐棍站在阳台上,摇头叹气道。

“因为性别,我只是家族的工具人而已,小时候不听话就关小黑屋,稍不顺从家族的意见就会招来责骂甚至集体批评与冷暴力,甚至连我自己的爱情都无法做主,硬生生地将我和吴浩逼到了这个份儿上。我早已经活得没有自我了,你们已经杀死了我的灵魂,我又谈什么仇恨、情绪?只不过,本能地趋利避害罢了”,安小柔木然说道。

这一刻,她的话语毫不客气。

“小柔,你怎么能这样跟爷爷说话?”身后,安庆阳正好走过来,闻言大怒,走上前去,扬手就要给她一巴掌,却被安东拦了下来。

“庆阳,我们爷俩聊天,你一边待着去,用不着你在这里为我出头,我孙女说我啥我都乐意听”,安东哼了一声,挥手道。

“可是,爸……”安庆阳气得直跺脚。

“没事儿,你去上班吧时辰对照表 生辰八字,不是说今天你还有个会么?”安庆阳哼了一声道。

“是,爸”,安庆阳只得长出口气,转身离开了。

“小柔啊,这还是第一次你当着爷爷的面儿吐露心声呢,虽然态度有些恶劣,但爷爷高兴,因为你终于能跟爷爷说说心里话了,很好,这真的很好。你刚才说的这些,我基本认可,但,你把家族对你的教育当成是杀死你灵魂的一种方式,这是不对的。因为,那只是为了让你以后活得更好的一种教育方式。否则,你觉得,那天晚上,你爸爸和你的三位哥哥为了你,险些都被吴浩给宰了啊,他们又是为了什么?而如果他们真的不拿你当做一回事,只拿你做为工具人,又怎么会对你如此关心,甚至你能拿自己的生命威胁到他们?”安东叹了口气问道。

PS:加更第三章送到。真没了,整不动了。明天咱们继续!

喜欢魅妻之秘请大家收藏:

周海凝神听着,不停地点头,然后,他居然拿出手机来,笨拙在上面写着字,把吴浩说的话记录了下来。

“我嚓,海哥,你不至于这么夸张吧?还真记啊?”吴浩张大了嘴,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地时辰对照表 生辰八字道。

“我当然要记下来,脑子袋,就得靠多动手才可以。不过,兄弟,在你身上,我确实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如果,当初不是你哥我人品还行,恐怕经历了那一次的事情之后,你早就离我远远的了,又哪里有今天你哥我的这样风光?所以,你说的这些话,还有日常中只要我觉得有用的,我都记下来,瞧,我记下了多少”,周海咧嘴一笑,举起了手机来,在吴浩眼前一比,随便往上一划,好家伙,密密麻麻,记了好大的一堆。

“何止啊,老板,海哥现在还报了好几个补习班呢,还找了不少专家进行专门培训,什么企业高管班啊之类的,咔咔就是学啊,我们都吓了一跳,这还是我们以前那位光/着膀子就抡菜刀的老大了吗?”前面开车的豹子也不禁笑着感慨地道。

“海哥,我有预感,你将来,一定会真正的独挡一面,咱们哥俩儿在一起,一定能干一番大事业”,吴浩感慨地道。

有这种孜孜不卷的学习精神,何愁干不事啊?

他倒是从来没有发现,海哥身上还有这种让他惊喜的闪光点啊。

“唉,说实话,以前胡打乱干的时候,还真没怕过什么,总感觉这日子过得挺逍遥。后来跟了你之后,发现不一样的天地,但那个时候也就是想着能喝点儿小酒,把工地看好,把工程干好,尽好我这个当哥哥、当工长的义务。再后来,成为了天昊的项目部经理,才发现,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与人的交往、心理的拿捏、场面的把握、情绪的控制,都是大学问。到现在,你把天昊设计直接交给了我,我去他娘的,越来越恐慌了,感觉会的东西越来越少,腹中空空,啥也不知道,越来越怵啊,大概,也能从这个角度上诠释一下,人越小胆子越小这句话的内涵吧?

不过说实话,兄弟,你把天昊设计交给我,真是把我给坑了啊,我特么现在一天天活得胆颤心惊的,生怕哪里没干好,对不起你,对不起这些跟着我的兄弟,那我太自责了,所以,我得拼命地学,有半点学不好都不行,特么都要累死我了”,周海吐出口气去,摇头苦笑道。

“这就对了,所谓高处不胜寒,其实说的不完全是盯着你的人太多,而是,你总感觉到自己不够强大,抗寒能力还不够,登高能力还不强。如果,你实力足够,又保持谦虚谨慎,当你站在高处的时候,你才会有心思欣赏下方的美景,而不是因为高处的寒冷让你无心赏景啊!”吴浩感慨地道。

“拜托,你能不能别总说这

时辰对照表 生辰八字

些特别有深度的话啊,我还得记下来,你这是想把我活活累死啊”,周海拿起了手机,边记边“埋怨”地道。

“有感而发罢了,你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吴浩摇头笑道,这个海哥啊,一旦认真起来,还真没治了。

但这个世界上,做任何事情就怕认真二字,难道不是么?

“对了,兄弟,我这些日子反复咀嚼了一句话,可总感觉这句话用在你身上,让我十分迷惑,好像对,又好像不对,你能帮我解读一下么?”周海记完了,抬头望着吴浩问道。

“你说吧”,吴浩微笑点头。

“这句话是形容那些杀伐决断的大人物的,意思是说,一次不忠,终身不用。就是,永远都无法原谅下属的背叛,因为背叛这件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真正的枭雄,永远不会再启用背叛过自己的人。可是,我背叛过你,你为什么还要原谅我,甚至现在还把我举到了这样的高度,为什么?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后来我舍命救了你?”周海放下了手机,在静谧的空间里,望向了吴浩,缓缓问道。

这一刻,他的眼神十分复杂。

并且,这个问题,也是事隔一年之后,周海头一次主动提及——因为这个问题是一道永不愈合的伤疤,稍一碰触,便会鲜血淋漓,最起码,这是周海认为的!

吴浩一怔,他是从来没有想过,海哥居然还会主动提到这件事情,显然,这个问题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并且还是他自己埋下去的,他自己无法拔/出来!

电动声响起,豹子知趣地放下了前后隔断挡板,他知道,有些话,他不该听,有些事情,他不该知道!

这也让吴浩暗自里点头,这个豹子,粗中有细,是个有头脑的人!

轻叹了口气,吴浩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抬头望着他道,“海哥,你知道阎柔吗?”

“阎柔?谁啊?也是天阳市的?”周海有些发懵。

“拜托,多读些书,阎柔,那是三国中曹cao手下的名将,不过并不怎么出名。”吴浩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道。

“兄弟,哥没读过多少书,你就在这里埋汰我了,你快说,阎柔咋地了?特别猛?我像阎柔?”周海咧嘴笑道。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是想说,阎柔这个人一生很让人感兴趣。不说别的,单说他投降这件事情,他原本是袁绍手下重将,对阎柔非常宠信,用他抗击北方少数民族。后来,官渡之战,袁绍大败,阎柔直接背叛袁绍,投降曹公,最终接替了田豫,成为了曹魏在北方的屏障,甚至最后曹公视其为亲子,曹丕视之若兄弟,最后官拜度辽将军。你说,在那个十分讲究忠义的年代里,背叛自己的主子,投奔另外一个人,这样的人,为什么还会受到重视?”吴浩像是在考较周海,转问道。

“因为……他忠诚?不对啊,他背叛了,还能用忠诚来形容吗?”周海抓耳挠腮了半晌,也没想太明白。

“其实你说得没错,是因为,他本心无暇,所以,背叛无罪!”吴浩缓缓地道。

“我嚓,听不懂啊,你能不能说得通俗些?”周海都要急哭了,在这个兄弟面前,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屁都不懂。

PS:早晨七点钟起来的,写到现在。打底两章,加更两章,一共四章。下午或者晚上应该还会有一章,我去拉伸一下俺的老腰,然后吃个饭睡一觉,忙活些家里的破事儿。将春将至,祝各位书友们万事顺遂啊,顺顺利利、太太平平、幸幸福福过大年!

喜欢魅妻之秘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51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