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话没说完,赵歇冷不防捏了一声悠长了口哨,紧接着马蹄声自后方踢踏而来。 楼千古愣愣地回头一看,就见他的马高大健硕地小跑着来了,近到跟前,粗哼两声,甩甩马尾,甚是精神俊俏。

她还在愣神,赵歇倏而卷了她的腰肢,就将她翻身带上了马。

他两手横在她伸手挽着马缰,驾马就在这巷子里跑起来。

马奔跑的惯性,使得楼千古猝不及防,身子往赵歇怀里靠了靠,她立马又直了直腰身,惊道:“你带我去哪儿?”

赵歇微微低头,在她耳畔道:“不是不知道我那里是怎么样的么,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

楼千古脸色憋得发红,闷闷道:“谁要去看。”

赵歇骑马骑得快,马匹在小巷中奔驰,转拐了几次,就到了他的府邸所在的那道巷弄。

他在府门前停下,不等楼千古自个下来,他顺手就抱她下来,拉着她的手进将军府大门。

府里管家和下人们见状,无不对她恭恭敬敬的。

嬷嬷上茶时,道:“郡主请用茶。”

楼千古诧异道:“你们怎

工资2800缴费基数5000 全文|话没说完,

么知道是我?”

嬷嬷就笑道:“大将军带郡主踏进家门的时候,大家伙就知道了。咱们府里大部分人都是跟着大将军从沧海国回来的哩,大将军从不会主动带哪个姑娘回来,所以您肯定就是郡主无疑了。”

楼千古听得浑不自在。

歇了半盏茶的工夫,赵歇起身道:“我带你去转转。”

楼千古道:“我不去。”

赵歇看了看她,然后带起她的手就拉着她去。

他掌心有些粗粝,手指上有习武人惯常的茧子,握着她的手时,感觉像握了块软绵绵的豆腐似的,生怕紧了会把她捏坏。

他只是大手裹着她的整个手背,楼千古感觉手背灼得发烫,一进穿堂,她就慌忙挣开了,道:“我自己走。”

大将军府的府邸与景安侯府其实不相上下,赵歇带她经过花园,花园里有府里人精心打理,到处是种干净利落的况味,很符合他的武将之风。

后院各个院落都是空着的,但都干净整齐。

眼下赵歇住着主院,先带楼千古看完各个院子,最后到主院门前时,她不再往前进了。

主院比其他院子就大得多了,房间三四间,很有生活气息,只不过他平时简单利落,这院里也就没有太多的装饰,一看就是没有女主人的样子。

院落里空荡荡的,栽种的都是常青树,除此以外连盆多余的花草都没有。

赵歇陪她站在门口,道:“家里就这些院子,以后你想住哪里都行,或者就住这里,我可以搬出去。”

她抿了抿嘴唇,闷声道:“还没成亲呢,我就想着把你赶出去,我有那么恶吗?”

赵歇又带她去了库房,只是库房的钥匙他都交给了楼千古,眼下两人都进不去。

赵歇说里面都是些御赐之物,以及朝中同僚们礼尚往来之物,等她住进这里以后,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楼千古道:“你把钥匙给我了,你家里万一要用到这里面的东西怎么办?”

赵歇道:“在我们成亲前暂时用不到。要用到的时候,我会来问你。”

顿了顿,他又道:“你现在知道家里是什么样的了,你也可以按照任何你喜欢的方式在这里生活。我不会与你不睦。”

楼千古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她对未来感到茫然不安,他就带她来了解未来家里的情况;这人一点都不解风情,哪懂怎么哄姑娘开心,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他这样一来就直接交家里所有钥匙的情况。

她哪稀罕他家里的东西。

可他却想给他的全部,就是为了让她安心。

[工资2800缴费基数5000标签:p标签]她不是从前的小姑娘了,也不需要他哄着开心。她早就发现了,真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是最踏实安心的。

楼千古忽然就笑了,赵歇看得愣了愣。

她鼓起勇气看了看他,道:“你不会与我不睦,说不定以后我会找你茬儿与你不睦呢。”

说罢她便若有若无地勾着嘴角转身往前院里去。

喜欢凰不归请大家收藏:

眼看着婚期一天天临近,楼千古是一天比一天焦虑。 后来赵歇府邸派人来商量个什么事时,她都是避得远远的。

她出门去遛弯的时候,不想又遇到了高翼。

高翼进楼里,与她共坐一桌,一起喝了两杯茶。

高翼道:“没想到郡主最后还是应了大将军的提亲。”

楼千古道:“我也没想到。”

他忍不住还是问道:“郡主为何突然又答应了,还是说因为什么原因,郡主不得不答应?”

虽然他说得很委婉,但楼千古又不是傻的,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好像真是赵歇胁迫了她似的。

楼千古想了想,道:“没什么我不得不答应的原因,就是那天听了高大人的提议过后,我仔细思考了一番,觉得我与赵将军知根知底,我如能考虑高大人的话,就更加能考虑他了。”

高翼面色顿了顿。

楼千古道:“找个人成亲嘛,他也能尊重我的想法,以往在沧海国的时候相处得还不错,婚后我们理应是会过得融洽的。多谢高大人此前多番为我操心了。”

说着她举茶杯敬一敬他。

高翼便也端起茶杯,道:“那就先恭喜郡主了。”

楼千古笑道:“多谢多谢。”

怎想一杯茶还没喝完,楼千古无意间往窗外街上一瞟,差点呛了去。

她连忙放下茶杯,就又熟稔地往桌子底下钻,这回还不忘吩咐自己的随从:“你们俩,赶紧的,找个地方躲起来!”

随从对对直直地望着街上,道:“是赵将军。”

彼时赵歇也对对直直地望到楼上来。

然后他就进楼了。

随从道:“赵将军上来了。”

楼千古捧头唏嘘:“我不是让你俩躲吗!”

随从:“没来得及躲。”

不一会儿,赵歇就大步上了二楼来。楼千古整个钻到桌子底下硬是没出来。

她听见赵歇的声音,就做贼心虚地心里跳得慌。

高翼起身抱拳道:“大将军。”

赵歇点了点头,眼帘一垂,看着桌子下面,随之敛了敛衣角缓缓蹲下,就看见楼千古抱着双膝蹲着呢。

赵歇道:“你躲什么?”

楼千古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躲,但信口胡诌道:“你不知道吗,婚前你我要尽量少见面。”

赵歇道:“我听媒人说了,婚前三天不见便是了。”

楼千古:“……”

他低低又道:“出来。”

他非常有耐心,楼千古不出来,他就能一直等下去。

这让人看见像什么样子,所以没僵持一会儿,楼千古还是赶紧滚出来了。

赵歇便对高翼道:“高大人慢用,我们先告辞。”

最后赵歇领着楼千古结账离开了茶楼。

上了街后,楼千古闷声道:“你今天不忙吗,你快忙你的去吧。”

赵歇道:“今天不忙。你现在想去哪儿?”

楼千古:“我哪里都不想去。”

赵歇:“那我送你回家。”

楼千古:“……”

穿进街巷,两人一路无话。

工资2800缴费基数5000 全文|话没说完,

赵歇才低声开口道:“你与他就能喝茶聊天,面对我时便没话了么,与我一起时就让你这么不舒服?”

楼千古道:“没有不舒服,我只是……现在不想看见你。”

赵歇沉默。

楼千古觉得自己话里有歧义,怕他误会了,便又解释:“我不是讨厌你的意思,就是……”

赵歇道:“就是什么?”

楼千古停下脚步,仔细捋了捋自己的思绪,深吸一口气,然后飞快地看他一眼又撇开,道:“就是一想到马上要成亲,我就茫然不安。”

赵歇低头看着她,问道:“你茫然不安什么?”

楼千古闷声道:“以后我就要去你的府里生活了,我又不知道你那里是怎么样的,更不知道以后我们搭伙的日子是什么样的,万一不如意,以后我们不和睦,万一我不习惯……”

她想到这些,就更焦虑了。

她对未来很是迷茫,与其说是对赵歇没有信心,不如说是对她自己没有信心。

她怕自己不能很好地接纳新的生活,到时候拖累的还不是他。

喜欢凰不归请大家工资2800缴费基数5000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5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