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们回到苏梅岛,落日的余晖染红沙滩。

半山酒店的海景餐厅今晚不接待任何客人,老白关闭了餐厅,今晚只宴请我们一桌人,让海

无限资源最新资源全文阅读/(我们回到苏)

景餐厅里的名厨,只为我们这一桌人服务。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苏梅岛本就是海岛,这里的海产自然是非常丰富。

为了款待我们,那些名厨不仅拿出顶级生猛的海鲜,而且每个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苏梅岛能够见到最昂贵的海鲜,今晚都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餐桌上。

坐在海景餐厅视野最好的一个位置,一边观看海上落日,一边品尝顶级海鲜,这大概就是苏梅岛上最奢华的生活了吧!

老白开了几瓶上等红酒,举起酒杯,对我们表示感谢:“谢谢你们,无限资源最新资源我的朋友!”

放下酒杯,老白问我们:“之前无名僧自称自己是‘圣手门’的人,圣手门是个什么组织,很牛逼吗?”

妮可李说:“一个犯罪组织,没有人性,只讲利益,门下有九大邪僧,刚才被你干掉的那个无名僧,就是里面的邪僧‘五鬼’!”

老白点点头,生气地说:“一提到那个无名僧我就来气,在我身边潜伏了那么久,原来是个邪僧,枉我还把他当高僧供着,真他妈瞎了眼了!”

王宝宝好心提醒道:“以后你出去也不要提到你跟圣手门有交集,担心他们得知五鬼的事情,会找你的麻烦!”

老白咔嚓咬了一口螃蟹,不以为意地说:“我老白在泰国,还真没怕过什么人!况且,我的身边有这么多保镖,不用担心!”

王宝宝说:“那些邪僧,个个都会邪术的,若是存心找你报仇,你认为你那些个保镖能够保护你的安全?可能他们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白皱了皱眉头:“你不要吓我!”

王宝宝正色道:“我绝非危言耸听!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有一法子,能够保你平安无事!”

“什么法子?”老白问。

王宝宝从兜里摸出一张符:“保命符!你把这张符24小时带在身上,倘若碰到邪门法术,还能帮你挡一挡,救你一命!”

“真的吗?太好啦!”老白很高兴地伸出手,嘴里说着谢谢,他以为这张保命符是王宝宝送他的。

谁知道,王宝宝按着保命符,并不松手,而是笑眯眯地看着老白:“白老板,别着急,保命符原本是一对,分阴阳双符,这一张是阴符,看在咱们是好朋友的份上,这张阴符我可以免费送你!但是,另外一张阳符嘛,你就得花点钱请回去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王宝宝,人才呀!这么烂的谎言也编得出来,他不去搞传销真是可惜了!

没想到,王宝宝如此烂的谎言,老白却信以为真,竟然十分爽快地说:“好!你说多少钱,我买!”

“不能说买,要说请!符是请回去的,不是买回去的!”王宝宝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专业!”老白竖起大拇指夸赞。

王宝宝慢条斯理地摸出另外一张所谓的“阳符”,乍一看,跟刚刚这张“阴符”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王宝宝说:“这对阴阳双符,我一般是不会轻易出售的,之前有人出价一百万,我都没有同意……”

我正在吃东西,听见王宝宝这话,差点被噎着了。

两张破符,就算加持了法力,也卖不到一百万的天价吧,这小子牛逼吹得太过了!

万万没有想到,不等王宝宝把话说完,老白就很大气地伸出两根手指:“我出两百万!”

我看着老白,感觉老白就像是一台提款机,哗啦啦往外吐着钞票。

王宝宝明明心头狂喜,面上却做出很为难的样子:“好吧,咱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不应该讨价还价的,既然白老板说两百万,那我就忍痛割爱吧!”

你大爷的,两毛钱的成本,卖了两百万,这叫忍痛割爱?!

老白高高兴兴接过两张保命符,一左一右揣在衣兜里面,顿时心情大好,高兴地说:“有了这两张符在身上,我这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谢谢你,我的朋友!”

我们极度无语,心想这个老白真是人傻钱多,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呢!

我悄悄拉了拉王宝宝的衣角,压低声音说:“你小子的屁眼也太黑了吧!”

王宝宝捂着半边嘴巴说:“你要明白一个道理,有钱人都怕死,花两百万保自己的命,他觉得千值万值!”

我点点头,有钱人的心里都被王宝宝拿捏得死死的。

老白说:“对了,有件事情我想要拜托你们!”

“什么事,你说,大家都是朋友,能帮的尽量帮,不用客气!”王宝宝刚刚收了两百万,心情大好。

老白说:“我这酒店的风水局不是被那个无名僧改过了吗?现在的风水局是有问题的,你们是专家,我想拜托你们,帮我重新改一改这个风水局!”

我点点头:“这个确实应该改一改,毕竟现在的风水,是无名僧布下的邪门法阵!”

王宝宝拍着我的肩膀,十分耿直地说:“没问题,这件事情包在我师兄的身上!”

我瞪了王宝宝一眼,妈妈的,我什么时候又变成你的师兄了?

老白冲我抱了抱拳:“杨兄弟,那么改建风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们一直待在苏梅岛,生活的无忧无虑,非常惬意,只等酒店风水改造完工。

我们在苏梅岛上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老白统统给我们包了,还别说,这种被人包养的生活,真是让人上瘾。

数日后,酒店风水改造完毕。

之前的五行风水法阵我全部将其摧毁了,主要对半山酒店的大门进行改建,改造了一个非常宽阔通畅的大门,正对着前方的大海,大门的造型呈鱼嘴型,我设计的这个风水局,名叫“鲸吞大海”,半山酒店就是一头大鲸鱼,源源不断吞食着前方的大海,这样就能源源不断地吸食财运。

老白对这个风水局非常满意,又掏腰包奖励了我一大笔钱,然后亲自送我们去机场,还给了我们一人一张至尊VIP酒店卡,日后我们不管去哪里,但凡入住老白旗下的酒店,全都可以免费,还能享受最尊贵的服务。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放下茶杯,老白说:“杨兄弟,这次你们可算是帮了我大忙,如果不是你们帮我揪出幕后元凶,我恐怕一直都会被无名僧蒙在鼓里,谢谢你们把这个内鬼给我揪了出来,我应该怎么感谢你们好呢?”

“不用这么客气!怪无名僧自己倒霉,正好碰上了我们!”我微笑着说。

老白摸着下巴说:“虽然……谈钱好像俗气了一点,但是金钱却最能表达谢意!”

说着,老白拍拍手,就看见四个保镖走上来,每人手里提着两个密码箱。

四人放下密码箱,八个密码箱在我们面前一字儿排开,等到密码箱开启的时候,里面一摞摞的钞票差点亮瞎我们的眼睛。

虽然箱子里的钞票全是泰铢,但是八个箱子的泰铢加起来,也不少了。

老白出手阔绰,家里不愧是开连锁酒店的,钱对他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数字。

“酷哦!”王宝宝两眼放光,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他随手抓起一摞钱,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脸迷醉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钞票上面喷了香水呢。

王宝宝摇晃着脑袋,啧啧说道:“香!非常香!我最喜欢闻钞票的味道了!”

我对老白说:“既然白老板这么大方,我们也就不推辞了,若是推辞,反倒显得不给白老板面子!”

“够爽快!”老白哈哈笑道,将一盒雪茄推到我们面前,自己嘴里咬着一支,笑呵呵地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很高兴认识你,我的朋友!”

我笑了笑,拿起一支雪茄,放在鼻尖嗅了嗅:“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这样的土豪朋友!”

老白点燃雪茄,吐着烟圈说:“我的好朋友,你可真会说笑!”

说着,老白打了个响指,吩咐身旁的保镖道:“去给餐厅打声招呼,今天弄一桌最高规格的晚饭,我要好好款待一下这几位好朋友!”

“白老板,我能提一个要求吗?”王宝宝问。

“什么要求?想吃什么,只要能弄来的,尽管提!”老白很大气地说。

王宝宝嘿嘿笑了笑,扬了扬下巴,指着老白后面的两个美女说:“晚饭的时候,能让那两个美女陪我喝两杯吗?”

我们相视无语,就知道王宝宝这家伙的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

我很尴尬地看着老白,正想跟老白解释解释,没想到老白很大方地将两个美女推到王宝宝面前:“你们今天的任务,陪王先生玩高兴!”

“是!”两个美女应了一声,一左一右夹着王宝宝坐下,嫣然巧笑,波涛晃荡,弄得王宝宝面红筋涨,两道鼻血哗啦啦流了下来。

王宝宝流着鼻血,左拥右抱,笑得像个傻子。

不一会儿,老白的手机响了起来,老白接起手机,很快变了脸色,然后他的目光阴沉下来:“好的!我知道了!”

放下手机,老白对我们说:“找到无名僧无限资源最新资源了!”

我们听闻这句话,都很高兴,像这样的混蛋,决不能让他跑了,否则放虎归山,又会养成大祸。

我连忙问老白:“人在哪里?”

老白说:“贼精!知道事情暴露了,租了一艘船,逃去了公海,想离开苏梅,前往其他国家!”

“马上出发,把他追回来!”我说。

老白点点头,立马叫人安排船只,然后我们动身来到码头。

在老白的安排下,码头上已经停靠了好几艘快艇,每艘快艇上面都有几个黑衣人,蓄势待发。

我们登上快艇,老白大手一挥,喊了一声:“出发!”

几艘快艇如同离线的利箭,嗖嗖嗖射向广袤无际的大海。

负责开船的都是经验丰富的船夫,快艇的马力开到最大,全速前进,一路风驰电掣,朝着公海海域驶去。

不知道追了多久,我们终于发现,前方海面上,有一艘快艇停泊在那里。

一个保镖举着望远镜看了看,回头对老白说:“老板,就是那艘船!”

“为何停下下来?”老白问。

那个保镖说:“不知道,快艇上有两个人,一个船夫,一个是无名僧,两人好像起了争执,船夫把船停了下来!”

老白笑了笑:“这里是公海,船夫不想也不敢继续开了!”

他们的快艇没有动,我们的几艘快艇很快围拢上去,将无名僧所在的快艇围堵得严严实实。

无名僧看见我们,顿时脸色大变,他恼羞成怒,指着那个船夫吼道:“你他妈到底开不开船?”

船夫说:“不能走了,这里已经是公海了!”

“老子叫你开你就开,没给你钱吗?”无名僧愤怒地骂道。

老白缓缓转动着手上的翡翠扳指,冷冷笑道:“我叫他停下,你给他再多的钱,他都不敢为你服务!”

“滚开!废物!”无名僧怒火陡升,一脚将那个船夫踹下快艇,然后自己跑到驾驶位置,试图做最后的反抗。

当然,我们不可能给他逃跑的机会,老白一声令下,数个黑衣保镖跃上快艇,将无名僧团团围住。

无名僧双手难敌四拳,虽然将几个黑衣保镖打落下海,但他终究还是被死死按住了。

“给我把他拉起来!”老白口吻阴冷地喊道,然后亲自走上那艘快艇。

几个保镖把无名僧拉起来,无名僧看着老白:“白老板,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

老白满脸杀气,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匕首反射出一抹寒光,照得无名僧睁不开眼睛。

无名僧开始疯狂地喊叫起来:“你敢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圣手门的五鬼!听说过圣手门吗?你敢动我试试?”

噗嗤!

匕首入肉的声音,老白根本没有跟无名僧废话,上前一步,匕首直接插进了无名僧的肚子。

“呃……”无名僧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他缓缓低下头,就看见自己的肚子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老白贴着无名僧的耳根,口吻阴冷地说:“去你的圣手门!”

说着,老白拔出匕首,同时伸手推了无名僧一把,无名僧捂着肚子,扑通一声栽入海里。

老白很潇洒地随手扔掉匕首,对着无名僧的尸体啐了口唾沫:“敢阴我的人,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50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