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情感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仔仔细细看了看入口处那九尾火狐狸的图腾壁画,高五米左右,宽七八米,把整个墙壁几乎都铺满了,浑身冒着火焰,是个九尾狐的样子,九条尾巴极为显眼,想来原本的体型一定比狐碟要大,要修长,九条尾巴挥动着,冒着冲天的火焰。 双眼喷火一样的盯着前方。

似乎就是在盯着每个来此的人和狐。

但总体感觉身形还是偏弱,却是多了几分妖娆,在一看,画中有画,好像还是一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大美女,在那海棠春睡一样的舒展着美女。

我就想在仔细看看。

狐碟立刻说,“别看了,这是我们的祖先,九尾天狐,是开辟这个洞府的先行者,是我们都要敬仰和拜祭的祖先,看的时间长了,会出事的。”

“九尾天狐,开辟了了这里?!看时间长了会出事?!”

我挠了挠头,一脸的不理解,就说,“你们不都是五尾吗?我以为都是五尾呢,原来还有其他品种啊?”

“不,一开始我们生下来是五条尾巴,经过后天训练,可以在生长出来,每生长出一条就说明修为在增加,如果不是我那两条尾巴被砍断,我现在应该是六尾天狐了。”

“这样啊,从尾巴来判断出修为。”

我哈哈一笑,“那你们天狐一族现在有九尾吗?”

“没有,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九尾了,嗯,我记得我母亲说过,大荒之后,天地的灵气淡了,修为就也慢了,五百年前出现过一只八尾就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的天狐一族的族长,也就是七尾。”

狐碟说到这一脸摇头,“我都已经许久二百多年没有回家了,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也不知家里面到底变没变,是不是还是以前的样子。”

略微有些惆怅,还问我呢,“公子,你说我们突然回去,家里的人会不会很惊讶啊,母亲会不会已经把我忘记了啊,两百余年了啊,沧海桑田。”

“到家门口了你还想,你可真逗,狐碟,放心,你母亲看到你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高兴,高兴。”

我哈哈一笑,指了指九尾火狐说,“你的祖先在这看着你呢,你啊,该回家了。”

“嗯!?”

狐碟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想了想,又抬头充满了敬意的看了看那九尾火狐的雕像,低了低头,这才说,“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但我知道我该进去,那就进去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吧。”

伸出小爪子咬了自己的一口,出现了血。

狐碟慢慢的擦在了九尾火狐的图腾壁画上,一瞬间,华光溢彩,冒出了金红色的光芒,把我们瞬间包裹住了。

“你们天狐一族的血才可以打开大门,所以其他人就算知道也不行,是吗?”

我捂着眼睛,在那询问,“这可是双保险啊,跳下来得需要密语才能进入山洞,到了这还得有天狐一族的血,怪不得说是在天边啊,果然是遥不可及,外人无法踏寻。”

“嗯,是的,公子。”

狐碟往后退了退。

我也跟着往后退了退。

只见血红色的光芒越来越胜,越来越强大,传出了热乎乎的感觉,让在外面吹惯了冬天寒风的我们还有些不适应。

“这,这是要进去了?”

我捂着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不敢去看,太刺眼了,只得大声呼喊,询问,“怎么这么半天啊。”

“奴家自从幼年时离开就没回来过,这也是第一次,不知什么情况。”

结果这次刚说完,就感觉突然身形一晃,周围的景色全都变了,不在刺眼,不在夺目,而是变成了一片草木树林里。

我、狐碟这才把手拿开,左右一看,树木高耸入云,草木浓密繁多,花花草草的也不少,但一看就是一片咋草丛。

有些杂乱。

在往天上看,烈日炎炎,和外面的冬天绝对是两个天气?

“隔绝天地,这可不是世外桃源,好像是别有洞天。”

我想到了我的山河图,山河图就是一幅图,却是里面拥有一个世界,这个图腾内好像也是如此。

泰山里面不可能是空的,而那副壁画图腾到底连接着什么,就说不好了。

“奴家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里是入口,哎呀,公子,走啦,走啦,这就是狐碟的家了,狐碟回家了。”

狐碟奔奔跳跳的就往外走。

格外的高兴,兴奋。

来来回回的看,希望找到人。

可森林里却是静悄悄的,一个动静都没有,我来来回回的看,感觉到了森林的死寂,按理说,此地乃是夏天,又是森林,该有知了鸣叫,该有蝴蝶飞舞,该有鸟虫出现啊,可却什么都没有。

“这森林怪了。”

连连摇头,搞不清楚。

狐碟似乎没注意到这一点,就剩下高兴了,欢欣鼓舞的往外跑,比之刚才的犹豫,一进家门明显兴奋了许多。

“公子,公子,快点跟过来啊,跟过来啊。”

“嗯,嗯。”

快走了几步,跟了过去。

待出森林后,却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一片荒芜,破旧不堪的房屋,尘土飞扬,一股风吹来,好像到了沙漠的边缘,脏乱差的,我们所处的森林反而是好地方了。

“这??????”

我看了看狐碟,“这,这就是天边,你们的家。”

“不,不,不该如此的啊。”

狐碟脸上露出了惊慌的神色,立刻往里面跑,“我记得这里有一个大水塘,有很多的同族在这里玩耍,这,这边还有很多的花朵,花花草草,和我种的那些很像,是一片花的海洋。”

还往里面跑,“这,这里该有很多房屋的,怎么都没有了,怎么都破成这样了。”

慌乱的狐碟六神无主,懵了,在那来回乱跑,到处乱看,还呼喊,“母亲,母亲,我是狐碟,小蝶,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声音不大,却是听的让人心碎。

我连忙在往里面走,帮忙寻找,可我心里知道,两百多年,从明朝到现在,什么概念啊?中间经历的事多了去了。

世界变成了这样,没准期间这天狐的巢穴就发生过什么,一下子破败了。

可按理说天狐一族很厉害,为何这般啊,不可能一个活的天狐都没有了把,我跟着呼喊,“来个会说话的,有吗?有吗?”

却是空荡荡的,一个回敬的声音都没有。

“??????”

我左右看着无语了,所幸,那边还有一片森林,看似比这边要茂密很多,连忙叫慌乱着乱跑的狐碟说,“别跑了,去那边看看,那边或许还有线索。”

“嗯,嗯。”

我俩只得穿过了风沙破败的区域,进入了对面的另一篇森林里,这里面明显有一些水汽了,植物也有了更多的生命力。

绿玉葱葱的还有一些鸟儿还有一些虫子在鸣叫。

“这里应该有你们的族人吧。”

“嗯,嗯。”

狐碟非常紧张的往里面看,速度快的超越了我,往前奔跑呼喊,“我是狐碟,我是狐碟,母亲,母亲,你还在吗?”

声音很大,在森林里传荡。

“哗啦啦!”

一群鸟儿飞了起来,四散开了。

叽叽喳喳的倒是很热闹。

这时还看到了一个湖泊,不大却也不小,水池清透,还有一些青蛙在叫,还有一些小鱼在游荡。

感觉挺生机勃勃的。

“怎么会没有活人呢。”

我嘟囔着感觉这里如果在没有,那可就真的没有了,也跟着呼喊,“来人啦,来人啦,来客人了。”

声音在森林里传荡。

我追着狐碟的脚步,是饶了一大圈,结果一个能说上话的主都没有,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安。

狐碟同样如此,急切的留下了眼泪,“这,这可怎么办啊,我的族人呢,我的族人呢。”来来回回的跳跃。

还爬上了一棵树,希望能站得高一些,找到。

可我感觉是费尽了,我们喊了这么久都没有声音

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

,说明,天狐一族有可能是搬家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人灭族了。

当然,灭族的话,不会连尸体都没有,这里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好像是搬家了?

那么天下之大,狐碟可就难以寻找了。

“??????”

心里一沉,不希望狐碟千辛万苦来一趟,是这个结局收场。

所幸,这时,狐碟突然窜了下来说,“那边,那边有,有我的族人。”声音都哽咽了,跑了过去。

呼喊,“我在这呢,我在这呢。”

“有人?!”

瞬间眉头一喜,我随即往那边跑,就见一群岁数很大的老狐狸,从刚才破败的沙漠边缘走了出来,年岁都很大了,老态龙钟的一群狐狸。

走路的速度都慢了,长长的尾巴都有些掉毛了。

但个头都不小,尾巴最少的都有六条,甩动着,看着狐碟,看着我,非常惊讶,眯着眼睛看着问,“你是那个走丢的小狐碟吧。”

“嗯,嗯,你,你是六奶奶吧,是我,是我。”

狐碟激动的不行,终于见到了亲人了。

喜欢百鬼夜行请大家收藏:

这种怂,我觉得没什么可丢人的,怕死不丢人啊,硬逞强真出事,就后悔莫及了,那才丢人。 我退回了栏杆以外,腿肚子依然打颤呢,在那咽着吐沫说,“狐碟,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你家公子我自认胆子不小,可这事还是太邪乎了啊。”

跳下去,千八百米的。

如果出一点差错就是人命。

我,我可不敢。

而且是跳崖啊,天生人本能的就恐惧。

“哎呀,公子,你洪福齐天,不会有事的,再者,你还不相信奴家我吗?我说了没事,就真的没事。”

狐碟从我怀里跳了出来,要给我演示。

“别瞎跑,这里全是人。”

我立刻蹲下了说,“你跳下去?师范一下?嗯,你有把握?”

“当然有,这是我回家的路。”

狐碟充满信心。

我不理解了,“你回家这样,出来呢,出来怎么办啊,从山洞出来,你会飞啊,怎么从悬崖峭壁上离开。”

我有些不信,总感觉太冒失了。

还是那句话,事由万一,就怕这万中之一啊。

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

狐碟抿嘴一笑,“谁告送你出口和入口是在一个地方的,在两个地方,出口不在这,这里只是入口,天边,天边,你该明白的,公子。”

“我明白,我明白,这里就是天边了,可,可,可我怂啊,不敢啊。”

我心中怯怯的瞧了瞧她,“你既然这么肯定,你就给我演示演示吧。”

“行,公子。”

狐碟抿嘴一笑,穿过了栏杆,到了悬崖处,回头看了我一眼,直接纵深一声跳了下去。

“我的天啊,真跳啊。”

我立刻跟过去看,就见狐碟已经在往下坠了,吓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可随之却突然五条巨大的尾巴漏了出来,宛如降落伞的一样的,在空中开始随之飘荡着白光一闪,不见了。

“不会吧,这就进去了。”

我继续往下看,盯着,却依然看不出什么来。

人就这么不见了。

非常诡异。

这时正好一个中年大叔的游客路过,立刻呼喊,“小伙子干嘛呢,赶紧退回来,退回来,风大,路滑,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哦,哦。”

我就退了回来。

可这回不好办了,狐碟进去了,我怎么办啊,没了她,就更不行了,在那挠头。

那位还是个热心肠的过来问呢,“小伙子不会是想不开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家里还有父母吧,还有朋友同事吧,有什么想不开的和大叔我说说。”

“哎呀,大叔你想多了,我刚才就是想看看,这崖壁到底多高,没其他的。”

哈哈一笑说,“你看我这面相像是不高兴的人吗?”

“这倒不是,那就好,那就好。”

这才乐呵呵的离开了。

剩下我在那辗转反侧,“狐碟去哪了,不会撇下我了吧,不对,不对,她说过,入口在这里,出口在别处,多半是进去了又出来了,然后在带我进去,这也太麻烦了吧。”

实在搞不懂,想在过去看看,可那位大叔没走,我也不敢去,就先回到卖水的亭子,坐下休息。

果不其然,没用一会儿,狐碟就窜了过来,笑嘻嘻的看着我说,“公子,这次你信了吧。”

“你进去了,你又出来了。”

我连忙过去问,“你那是什么法术啊,怎么可以一下子不见了。”

“我进入了山洞,不是一下子,就是一个结界一样的东西,我懂得进去的咒语,就可以,其他人就是自杀了。”

狐碟笑呵呵的说,“时候不早了,公子,咱们走吧,这回你肯定放心了。”

“嗯,嗯。”

我信了一些,可道悬崖边,看着万丈悬崖,冷风呼啸的还是直叹气啊,“要不我找条绳子,顺下去。”

“公子。”

狐碟娇嗔了一句,“奴家陪你生里来死里去的,多少次了,奴家我还会害你不成。”

“不会,不会。”

我嘟囔着再次鼓足了勇气,可这一脚,我还是迈不出,天生的胆怯。

我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考验我的胆量,考验我的气量了。

我信任狐碟,我信任狐碟。

连连嘟囔着提醒自己,可依然腿脚发软啊,咬了咬牙,在那运气。

“公子,一会儿又该有人来了,你赶紧的啊,时候真的不早了。”

“好,好。”

面对狐碟的连翻催促我只得硬着头皮往前移动了一步,可还是不敢,这就是跳楼自杀的勇气啊,比蹦极吓人,蹦极还有个绳子呢,我连绳子都没有,一口一口的呼气,吸气。

“哎呀,公子,我来帮你。”

狐碟在我怀里猛的往前一钻,带动的力气瞬间把我玩前一带。

“啊!”的一叫。

吓我一跳,却也是身子一空,直接倒头摔了下去。

那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让我“啊!

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

”“啊!”大叫,来回折腾,却是没用,径直而下。

“公子,公子,冷静,冷静,没事的,没事。”

狐碟在三提醒。

我却根本不敢,依然浑身颤抖的啊啊大叫,往下坠,“救我,救我。”彻底傻了,什么都不想了。

完全的失去了控制,那种感觉头一次体会,不是灵魂飞跃的感觉,是完全的失控

“公子,公子。”

狐碟蛢命的叫,蛢命的叫。

在我怀里蠕动,折腾。

让我恢复过来。

可这种事哪有说的那么简单啊,我彻底无语了,已经头皮发麻,浑身酥软的吓破了胆。

“啊!”“啊!”大叫。

应了那句话,别呈强,遇到事才知道,自己行不行。

我这回是彻底怂了,四仰八叉的往下坠,惊恐的喉咙发苦,嘴发涩,绝对的下出了胆汁,“救我,救我啊,狐碟。”

想要抓到一颗救命稻草都没有。

完全的崩溃状态。

“公子,冷静。”

狐碟再次安抚,

所幸,很快。

“哗!”的一声响,在我耳边突然响起,好像打破了什么东西,玻璃或者塑料一样的声音。

我就感觉到身体好像碰触到了什么薄膜,随之白光一闪。

我就感觉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在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一愣一愣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除了黑就是黑了。

呼呼的大风吹着。

这才回过神来,咽了咽口水问狐碟,“咱们进入你说的那个山洞了。”

“公子,你好怂啊,居然这么怕死,胆小。”

狐碟跳到一边鄙视的看着我。

我一脸羞愧,此时依然心怦怦的跳呢,腿脚发软的盘腿而坐,“你才知道啊,我是真怂了。”

哭笑不得,所幸,没死,进入了山洞,脚踏实地的感觉真爽,“人啊,还是陆地动物,到了空中,太吓人了。”

擦了擦冷汗,长吁短叹的回神。

“丢人。”

狐碟抿嘴偷笑。

我挠了挠头,尴尬的说,“丢人了,丢人了。”随即又看了看这里,说,“那咱们下一步就是进入天狐的地盘?”不禁一笑,“狐碟,继续带路啊,我倒要看看,你们天狐的天边到底是什么样子。”

“嗯,嗯,跟我来吧。”

狐碟头前带路往里面走。

我收拾收拾心情,紧随其后,是个狭窄的山洞,很多地方我都得猫着腰,在看外面应该就是万丈悬崖。

一阵挠头。

应该就是在悬崖峭壁的岩壁上的一个山洞。

这地方可没人来,太隐秘了。

心慢慢的就也定了。

慢慢的到了山洞的最里面。

只见一副硕大的壁画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九尾妖狐,不,是一只九尾的火狐,非常漂亮,正在看着我们。

狐碟谦卑的低了低头,这应该就是入口了。

喜欢百鬼夜行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50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