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情感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之前林北辰还想过,何必苦苦花费心思用禁军镇压这些异族,直接让始祖级强者进入,秋风扫落叶一般灭绝了,岂不是更好?

但现在看来,自己能想到,帝皇和禁军中的高人,又岂会想不到?

九千九百九十九层。

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异族。

算上人族自己,正好万族。

正这么想着,前方的第四层大门再度被开启。

这一次,大门之内是一片山清水秀的世界,仙气飘飘,看起来不像是囚牢或者战争场地。

一位铠甲森严的老年禁军,站在门内迎接。

第四层囚牢的传送阵法完好无损。

众人直接被传送到了第一百二十一层。

林北辰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有一些层级的传送阵法是完好的,依旧具备传送功能,否则的话,要是一直这样走下去,只怕是得走个数年的时间,才能真正到达顶层。

“随我来吧。”

第一百二十一层的禁军,是一个全身都披着黑色斗篷,仿佛是要将自己身体完全隐藏在黑暗中的幽灵。

实际上,整个一百二十一层都是一片黑暗世界,浓郁的黑暗好像是化不开的黏稠浓墨一样。

黑色斗篷禁军散发出来的气息,并不算是强大,约莫只有星尊级,他的手中举着一根火把。

光焰噼里啪啦地燃烧,绽放出一圈圈的淡黄色光明。

昏黄的灯光,将林北辰等人笼罩在其中。

“不要离开光罩范围,跟紧我的步伐。”人仙沟通秘诀

禁军高手的声音非常苍老,但步履很快。

众人紧紧跟上。

林北辰有一种预感,灯光笼罩的范围之外,潜藏着无数的可怕恶魔,要是谁踏入黑暗,失去了灯光的庇护,必定会瞬间化作魔鬼口中的猎物。

他放快脚步,紧跟在那黑色斗篷禁军后面,忍不住问道:“前辈,这一层镇压的异族,是什么来历?”

“嗜血族。”

禁军高手回答道。

嗜血族?

林北辰并未听过这个种族。

他正要继续问,突然旁边的黑暗中,传来了一阵阵奇异的嘶鸣声,不像是鸟叫,也不像是兽鸣,好似是……

正当林北辰还在考虑形容词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就看火炬光圈之外,黑暗中突然伸出一直黑色的狰狞利爪,在火炬光辉的照耀之下犹如蜡烛一样滋滋滋地融化冒烟,但却一下子抓住了一个狂信徒的肩膀,将他朝着远处的黑暗之中拉扯。

这名狂信徒本身也是星君级巅峰的修为,被那滋滋融化的黑色利爪抓住,竟是挣扎不得,只能不断地发出惨叫。

“找死。”

老禁军发怒,手中火把轰然爆发光明,往那边的黑暗之中一照。

嗤。

气化的声音响起。

电光石火之间,林北辰骤然看到,黑暗中有面目狰狞如猿猴,但却有着人形,背后长着蝙蝠一般肉翅的怪物,在火炬光明的照耀之下,瞬间化作一团青烟。

不止一个。

火炬的光芒并对它们有着巨大的伤害和克制,他们的身影朝着黑暗更深处退去。

这就是嗜血族吗?

林北辰来到那被抓伤的狂信徒面前。

只见他整个左臂出现了四道抓孔,深可及骨,漆黑的血水粘液正在从伤口中涌出,皮肤表层那触目惊心的浓黑正在蔓延。

嗤。

一道剑光闪烁。

却是白衣青年首领出剑,直接将这名狂信徒左臂斩掉。

剑气森严。

一起斩掉的还有伤者体内的黑色嗜血能量。

滋滋滋。

火炬之光的照耀下,黑色血水和断臂瞬间消失。

那狂信者捂住左臂伤口,额头浮现出黑线,却发现自己的左臂竟是无法通过气血涌动再生。

“嗜血族不但可以伤人,亦可将亡者异化为自己的附庸,小家伙们,要小心一些了,切不可走出灯光。”

老禁军检查了狂信徒的伤势,伸手从火炬上摘下一颗火星,按在其断臂出,终于助其断臂再生。

然后他高举火把,继续带路。

林北辰又开始好奇宝宝一样发问,道:“前辈,为何不见其他禁军?”

老禁军道:“都在这里了。”

林北辰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道:“这一层的禁军,就剩下前辈一人了?”

“不,我是说,都在这里。”

老禁军举着手中的火把,道:“这火焰的光明,就是他们带来,他们永远都在,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林北辰盯着火把,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禁军似乎是因为一个人在这茫茫黑暗的世界中驻扎太久,所以很愿意与林北辰交流。

一路上,他说了很多话。

就好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遇到自己的孙子辈的时候,总是喜欢喋喋不休地说起一些往事。

“当初,大家选择秉烛人时,选择了我,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年龄最小。”

“可如今,我也已经头发花白,牙齿松动,腰背佝偻了。”

“孩子,如果你有一天,还能回到这里,见不到我,那就找一找这把火炬,它一定会存在,哪怕散发出微弱的光明,亦永远不会熄灭,会在这黑暗的第一百二十一城中,一直燃烧。”

“嗜血族,惧怕这光明。”

老人家带着众人,来到了牢狱尽头。

火焰融炼虚空。

新的大门出现在面前。

“前面的路,会很危险,你们要小心,就算是禁军,也不见得可以护住你们。”

老人叮嘱着,手持火把,站在茫茫黑暗之中,微笑着,摆摆手。

就好像是过完年,要送子女回城上班上学的老人,凌晨的黑暗里站在村口,依依不舍,但却故作开心。

接下来的第一百二十二层,一直到七百二十一层,传送阵法都完整可用,倒是舒服了很多。

林北辰也发现了规律。

层数越高,囚禁在其中的异族就越是强大,越是可怕。

驻扎在其中的禁军战力,也就越强。

之前没有看到的这种阵法,兵器,战阵,也都终于出现,禁军借助各种强大的外力手段,将鱼族、沙族、枭族、雷电族等种种异族,镇压在囚牢之中。

见识到那些异族的可怕,林北辰不禁一阵心惊肉跳。

只要是七百层以上的囚牢中,任何一个异族冲破囚禁来到洪荒宇宙,都会对人族世界造成巨大的破坏。

狂信徒们的面色,也都越发地沉默。

帝皇神殿中的秘密,让他们心惊肉跳。

他们甚至怀疑,这样继续下去,能否活着将贡品送到帝皇的面前。

不过,好消息是,后续的万族之狱传送阵,基本上都保全了,每一层都有禁军强者迎接,通过传送阵直接前往下一层,几乎没有遇到危险。

大概一日之后,众人就来到了地七千四百一十五层。

这里的传送阵,又断绝了。

也是在这里,他们遇到

人仙沟通秘诀

了最大的麻烦。

因为这一层的禁军,已经全军覆没了。

喜欢剑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这一层的禁军,竟然都已经有战死的了吗?

林北辰心情复杂了起来。

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整个帝皇神殿,总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层。

难道每一层之中,都镇压着一个昔日的种族?

万族之狱!

莫非这里,真的镇压着万族?

想到这里,林北辰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咻。

远处数道璀璨夺目的紫色流光,冲破了层层封锁,朝着蜿蜒破旧的古道冲来。

是始魔强者。

狂信徒们顿时如临大敌。

“不用怕,不用怕……”

独臂独眼的老禁军,淡淡地笑着,继续往前走,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咻咻咻。

数十道剑芒,瞬间从道边墓碑前的破碎残破兵刃上冲天而起,带着无与伦比的煞气,化作漫天剑网,瞬间就将那几名始魔战士绞杀,化作漫天的血雨!

是故去的禁军强者!

林北辰和其他狂信徒们一起惊呼出声。

众人在这一瞬间都明白过来,是那些已经战死的禁军强者的意志,未曾消散,依旧烙印在古道的虚空中,捍卫这条唯一安全的道路,不容任何外敌入侵。

这是怎样的战斗意志啊。

哪怕是肉身腐朽破碎,意志却依旧烙印虚空。

哪怕是死亡,也不能夺走他们的战斗之心。

林北辰忍不住止住脚步。

他对着古道两侧的墓碑,深深地鞠躬。

被他的这个动作感染,其他的狂信徒们,也都模仿,向那些战死的禁军强者们行礼。

独臂独眼的老卒,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然后直接催促道:“走吧,都已经是一堆堆的枯骨了,也没有什么值得拜的……早点把贡品送到陛下面前,才是最重要的。”

众人加快了脚

人仙沟通秘诀

步。

一炷香时间之后,来到了尽头。

老卒以手中的断刀,一刀斩出,在虚空中斩开了一道门。

门的那边,是黑色的甬道。

“走吧。”

他催促众人。

白衣青年带着狂信徒们,走入了门后的通道里。

林北辰进入通道,回头看向老卒,道:“前辈可有什么话,要晚辈等人禀告陛下?”

老卒低头,略微沉默。

在大门彻底关闭之前,他道:“望吾皇得知,禁军密语战部征战三万年,不辱使命。”

话音落下。

大门彻底关闭。

林北辰等人在黑色的通道中,沉默无语。

很多的狂信徒,显然也都不知道帝皇神殿之中人仙沟通秘诀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都有被震撼到。

“你的话,太多了。”

白衣年轻人看着林北辰,道:“我们进入此间,唯一的使命,就是将贡品送到陛下面前,至于其他,不该问,也不能问……知道了吗?”

林北辰点点头,也不反驳。

这个白衣青年是狂信徒的首领,应该知道一些信息。

这些贡品,放在帝都之中,也不算是特别贵重,那些顶级的始祖家族们,都可以拿出这笔财富,在整个圣诞节仪式上,也仅仅起着象征性的意义。

但从禁军战士们的口中得知,这些贡品,对于帝皇却无比地重要。

这其中,只怕是有古怪。

“继续。”

白衣青年带领着狂信徒们继续前进。

很快就来到了第三层。

用钥匙打开第三层的门,来到了一片白云缭绕的空域世界。

万族之狱。

这一层,囚禁的是哪一族呢?

突然,前方的云海破开。

一艘青铜古舰浮空而来。

舰上的风帆猎猎,上绘着两个古字——

猎空。

帝皇禁军,猎空战部。

“你们终于来了。”

一道声音传来。

林北辰顺着声音看去,心神狂跳。

却见在桅杆上,以黑色的锁链捆缚着一个人,一个没有了胳膊、双腿的残缺之人。

他穿着古禁军的甲胄,头发苍白如雪,双眼却如两轮昊日,释放出强大的威压,看着众人,道:“我是‘浮云号’的导航员周舟,请上传吧。”

白衣年轻人一挥手,狂信徒们带着贡品登舰。

叮当哗啦。

桅杆上捆缚着周舟的黑色锁链,激荡震动了起来,一道道的能量,从其身体里流淌出来,注入到了青铜古舰之中,催动古舰破开云层,加速飞行。

林北辰仔细观察。

发现这艘古舰上,只有导航员周舟一个人,并未见其他禁军。

一路上,也未曾见过禁军的敌人。

“前辈,此界镇压这的异族,为何族?”

林北辰再度开口询问。

根本无视白衣青年的警告。

“此间为万族之狱第三层,镇压着昔日万族中的羽族。”

周舟身体残缺,但为人却非常随和,面带微笑,解释道:“上古时代,羽族曾是万族之中的大族,天生强大,背生羽翼,以人族为食,奴役我族亿万子民,陛下远征,将其击破,收纳镇压于此,我‘猎空战部’负责监禁……”

羽族吗?

莫非就是传说之中的鸟人?

他无视白衣青年的频频目光阻止,道:“前辈,这万族之狱中,莫非是每一层都镇压着一支异族?”

周舟道:“的确如此。”

林北辰道:“当年远征,为何不将这万族都斩尽杀绝,却要囚禁在这牢狱之中?”

周舟笑了笑,道:“或许是因为万族终究是秉承洪荒宇宙,难以彻底磨灭吧,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这些,只有陛下知道。”

眼见得周舟的态度这么好,林北辰忍不住多问了起来。

“前辈为何要将自己绑在桅杆上?”

他又问。

周舟道:“我的四肢,皆被羽族强者斩落,无法再生,成了一废人,只有将自己绑在这桅杆上,与古舰合一,才能驱动古舰。”

林北辰闻言,肃然起敬。

之后,通过周舟的诉说,众人也才知道,第三层中的禁军,如那第二层一样,在贡品到来之期前一年开始,就主动对羽族发起了进攻,开辟出了一条安全的航道。

这样,众人顺利地通过了第三层。

当大门闭合,那个将自己绑在桅杆上的男人笑着,送众人离开,那画面,深深地烙印在了林北辰的脑海里。

他心中,有了很多的疑问。

传说之中,无敌于宇宙星河的帝皇禁军,原来是‘狱卒’,镇守着万族之狱中的异族,避免他们出去为害人族。

可既然是狱,为何不见各种刑具?

当初帝皇将这些人囚禁在此中,难道就没有考虑过,设置下一些什么特殊的阵法,或者是镇压手段,让这些异族不再能够威胁到禁军吗?

前三层之内,异族与禁军之间的战争,竟是如此惨烈残酷,这样下去,岂不是有朝一日,异族有可能冲杀出去?

而当年圣者的背叛,是否又和这座万族之狱有关系呢?

喜欢剑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4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