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小崽子敢欺负我徒儿,老夫今天扒了你的皮!’’

白长老话音落下,随即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出手,一马当先冲了上去。

一口炽盛的长剑出现在其手中,他抬手便是一剑,朝着万罗山狠狠的斩了过去。

炽盛的剑光倾泻,犹如九天之上的银河倒卷下来,炽白的剑光,绚烂非常,更有滔天威势,凌厉霸道,不可言喻。

这一剑,凝聚了白老头满腔的怒火,自己好不容易终于收到了一个能够看得上眼的弟子,竟然差点被人扼杀了,这叫他怎能不怒?

‘‘元磁仙剑瞬杀大法!’’

那炽白的剑光噼啪作响,靠近之后竟然传出一股股异常的吸力,犹如磁场一般,当中更是有闪电一般噼啪声响。

这门神通,同样是少清剑派十大顶尖无上剑道神通,诡异而强大。

万罗山顿时面色大变,没想到白长老一出手便是这般凌厉的攻势,直接施展出了少清剑派十大无上剑道神通,这是真没有一点留手!

他不敢大意,双手张开,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将他身后的陈玉平三人震飞了出去。

‘‘呼啦!’’

‘‘轰隆!’’

一声呼啦声响,随后有雷音滚滚,万罗山手中也出现了一口光焰炽盛的宝剑,以秦长生如今的眼界,无法一眼认出这口剑的来历与品级,但是从那口剑中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可以知道,这口剑绝非凡品。

面对那元磁仙剑瞬杀大法,万罗山手臂挥动,手中宝剑发出奔雷声响,赫赫厉厉,一道炽盛的剑光,交织着一道道恐怖的雷霆,噼啪作响,以可怕的速度,冲向那道元磁仙光剑。

‘‘轰隆!’’

‘‘滋滋......’’

两道炽盛的剑光瞬间便是交击在一起,那元磁仙剑磁力场绽放,传出一股强大的扭曲之力,要将那道大雷音剑扭曲碾灭。

然而那大雷音剑虽然崩灭,但是雷霆却是不灭,被扭曲成一个漩涡,最终一下子炸开,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那元磁仙光绽放的磁场崩灭。

两人这一击,竟是平分秋色。

‘‘他奶奶的,你还敢反抗!你们还站着做什么,感情他欺负的不是你们的徒儿么?还不一起上!’’

见万罗山接下自己这一剑,白老头顿时骂骂咧咧,冲着马长老等人招呼道。

‘‘谁让你自己一个人冲那么快?’’

黄牙儿等人翻了个白眼,随即齐齐冲了上去,将万罗山围住。

‘‘诸位长老,我不知道他是你们......’’

见众长老齐齐动手,万罗山顿时脸庞一筹,眼皮直跳,急忙开口解释道。

然而他话音未落,就被众长老打断:‘‘不知道?那我们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

黄牙儿冷哼一声,翻手之间,无数阵纹便是自掌心之中冲了出来。

他伸手一按,一座巨大的阵法瞬间浮现,眨眼之间就笼罩了整片虚空。

‘‘镇!’’

他大叱一声,下一刻,一股强大的阵法之力,宛若天势一般,瞬间倾泻下来,狠狠的压迫在万罗山身上,令得万罗山当即身体一沉,同时体内的法力竟然都被限制住了三成!

万罗山顿时面色大变:‘‘封禁类阵法!?’’

他大袖一甩,一道流光顿时从其袖口之中飞了出来,赫然是破阵利器,破天梭。

‘‘去!’’

万罗山心念一动,破天梭激射出去,冲向阵法结界,狠狠地击在那阵法结界上,竟然将那阵法结界击出一个小孔。

随后那破天梭中,竟然有无数的阵纹涌现,欲图渗透黄牙儿掌控的阵法,改变其阵纹排列,从而将其瓦解。

‘‘嗯?破天梭?’’

黄牙儿一眼认出万罗山祭出的法宝,正是破阵灵气破天梭,不过他却是冷笑一声:‘‘破天梭只能破解低阶阵法与中阶阵法,老夫这座阵法乃是高阶阵法,可不是你这小小破天梭能解得开的!’’

‘‘混元无形真火!’’

他低叱一声,万罗山周身顿时涌现出无尽的赤金色火焰,竟然将虚空都给烧穿,威力恐怖,仿佛可以焚炼一切。

万罗山顿时面色大变,这种火焰,乃是真火,威力惊人,若是落入山间,顷刻之间就能焚化一座大山。

他不敢大意,体内的法力立即汹涌而出,凝结成法力护盾,阻挡那混元无形真火的灼烧。

但那混元无形真火,竟然还有融化法力的效果,使得他的法力消耗大大增加。

‘‘吃俺一锤!’’

就在这个时候,器法道长老丁烈抡圆了手中沙包大的战锤,十大力沉的一锤,砸得虚空都嘶鸣起来,随即直接崩裂出一道道裂纹,呼啸着砸向万罗山。

同时,白长老再次杀回,又施展出了另一门无上剑道神通,自另一边斩来。

丹法道长老丹辰子不善正面战斗,擅长的毒丹之法,伤害范围实在太大,动辄波及万里数万里,不方便动用,却是祭出了一枚拳头大的金色丹宝。

那丹宝宛若天雷子,被他抬手掷出,射向万罗山,内蕴恐怖力量,一旦爆炸开来,威力比之神通更加恐怖。

‘‘吼!’’

傀儡道长老李易祭出了傀儡青龙,足足数十丈近百丈的巨大身躯,压得虚空都在崩塌,一声长啸,震得整个西灵山都仿佛要崩溃了。

西灵山上,无数弟子都心惊肉跳,纷纷看向山顶的激斗,全都惊悚不已。

‘‘是六大流派的大长老!他们怎么与万罗师兄打起来了?!’’

‘‘这就是六大长老的实力吗,竟然恐怖如斯!’’

‘‘......’’

而就在西灵山上无数弟子都被战斗波动惊动,纷纷心中惊悚的时候。

符法道长老马长老也出手了,他隔空画符,以虚空为符纸,以法力为笔墨,以心念为笔,心念转动之间,一张巨大的复制,便是凝聚而出。

‘‘九阴天雷,敕!’’

马长老幷指一点,那巨符冲向万罗山,竟然具有锁定效果,无法被阻挡,直接打在了万罗山身上。

下一刻,九天之上天雷滚滚,那万罗山身中九阴天雷符,俨然变成了活靶子,九天之上电闪雷鸣,认准万罗山,朝着万罗山激射出一道恐怖无比的黑色天雷。

那天雷与寻常天雷不同,阴煞气息沉重,森冷刺骨。

这瞬息之间,六大长老各种手段展现,同时杀向万罗山,万罗山一颗心瞬间就悬了起来,惊得亡魂具冒,不敢有半点大意,立即祭出了一座金色大钟。

‘‘九皇钟!’’

那金色大钟浮现,顿时悬在了万罗山头顶,随后九皇钟金光大盛,流转出一道道霞光,化作一座巨大的力量大钟,将万罗山保护在内。‘’

‘‘轰隆!’’

九天之上,九阴天雷降落。

四方,更有剑气长啸,锤法裂空,傀儡巨龙怒吼,金色丹宝发光,以及阵法杀机收缩。

纵然万罗山再手段滔天,也不可能抵挡得住。

那九皇钟,乃是一桩极品宝器,超越了灵器级别,防御能力强大无比。

然而,当六大长老的杀机同时袭来,即便是极品宝器级别的九皇钟,也顶不住。

‘‘咔嚓!’’

战锤砸落,那九皇钟的力量屏障便是立即浮现出了细密的裂纹,犹如蛛网一般迅速蔓延。

而当那丹宝炸开,强大的力量更是将那九皇钟流转出来的霞光护罩炸得粉碎。

甚至连九皇钟都被掀飞了出去。

接着,白长老斩出的剑光杀来,万罗山只能举剑格挡,被震得一个踉跄,闷哼一声嘴角咳血。

还不等他稳住身形,周身混元无形真火火势陡然迅猛起来,他不得不激发更强的法力,阻挡混元无形真火的焚炼。

同时,他感到头皮发麻,头顶上空一道道粗大的九阴天雷划破虚空劈落下来,让他浑身的汗毛都瞬间炸立起来。

他立即施展身法神通,消失在原地。

然而那九阴天雷却是追踪而去,任凭他如何逃遁,都无法逃脱九阴天雷的追击。

这是追踪符。

只要被那九阴天雷符打中,便会被九阴天雷锁定,除非将那九阴天雷强势磨灭,否则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

他努力逃遁之间,忽然之间一根巨大的龙尾摆来,狠狠地抽在万罗山身上,将万罗山抽得当场就仰头横飞了出去,张口便喷出大口鲜血。

紧接着,那几道九阴天雷瞬间追上万罗山,尽数倾泻在其身上。

‘‘轰轰轰!’’

‘‘啊......’’

万罗山当即惨叫起来,全身的骨头都被那九阴天雷映照了出来,在那天雷中,犹如一具骷髅。

他浑身冒烟,身上电流滋滋作响,身上所穿的极品灵宝级别的法宝都被抽烂了,头发乱糟糟,狼狈而凄惨。

那陈玉平,郑玄以及李淳三人看到这一幕,无不打了个激灵,浑身哆嗦,看向六大长老的眼神中满是惊恐之色。

随后,几人的目光不由得落到了星辰院中,秦长生的身上,不由得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看向秦长生的眼神中,已然没有了报复的念头,只剩下了无尽的恐惧。

背靠六大流派的大长老,连万罗山此刻都被揍得惨不忍睹,他们哪里还敢有报复的念头?

怕是不想活了。

‘‘啧啧啧,万罗这家伙可真惨啊......’’

三人不远处,易阳取下腰间的紫金酒葫芦,看着被六大长老联手围殴的万罗山,砸吧砸吧喝了两口,一脸幸灾乐祸的道。

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陈玉平三人,易阳笑眯眯的道:‘‘你们说是吗?’’

感受到易阳的目光,陈玉平三人顿时不由自主的身形一颤,感觉到易阳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磕磕巴巴,不敢做声。

‘‘话说......你们三个似乎是与万罗那家伙一伙的吧?万罗那家伙,高傲得很,应该不至于特意从他的万罗峰跑来欺负我家小师弟才是,此事与你们三个有关?’’

易阳喝了两口酒,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冲着陈玉平三人说道。

‘‘不不不,没没没......此事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是路过......只是路过......呵......呵......’’

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三人听到易阳的话,顿时吓得浑身哆嗦,差点直接尿了出来,连忙矢口否认。

开什么玩笑。

连万罗山都被揍得这么惨。

要是他们敢承认这事与他们有关,天知道他们会受到怎样的非人待遇?

‘‘是吗?真跟你们没关系?你们这么说,就不怕事后被万罗那家伙算账吗?’’

易阳微笑道。

人间世1一7回

‘‘......’’

三人闻言顿时不由得面色微变。

要是真让万罗山一人背锅,他们三个时候恐怕真要被万罗山清算。

届时,下场恐怕会更惨。

想到这里,三人唯唯诺诺道:‘‘那个.....有一点点,就一点点关系......’’

‘‘哦?果然与你们也有关系么。’’

易阳微笑着点了点头,慢条斯理的将酒葫芦别了回去,下一刻其身形便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既然此事跟你们也有关系,那我揍你们一顿,你们没意见吧?’’

易阳笑眯眯的道。

话音刚落。

‘‘砰砰砰!’’

‘‘啊......’’

下一刻,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便是立即响了起来,同时伴随着陈玉平三人的惨嚎。

良久,陈玉平三人全都被揍成了猪头,浑身的骨头都差点被拆掉了,易阳这才喘了口气,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袖,淡淡的道:‘‘记住了,秦长生是我师弟,以后你们谁要是再敢找他麻烦,我不介意宰了你们!’’

‘‘都记住了么?’’

易阳斜眸扫视三人道。

三人哀嚎阵阵,听到易阳的话,连忙应道:‘‘记......记住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保证不找秦长生的麻烦了......’’

同时,三人心中忍不住腹诽,秦长生背后如此强大的背景,他们除非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再去招惹他。

此刻,他们已然彻底断绝了要找秦长生报仇的念头,包括损失的资源宝藏,也只字不提。

易阳没有再与陈玉平等人废话,看向半空中。

此刻,那先前在秦长生面前威风凛凛的万罗真人,少清剑派一百零八核心真传弟子之中,最具名望的万罗真人,已然彻底失去了抵抗之力,被六大长老如打沙包似得抽来抽去,口中不断的惨叫乞饶:‘‘诸位.....诸位长老,晚辈错了,晚辈真不知道他是你们的弟子......’’

‘‘想不到堂堂万罗真人,也有今天,还真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易阳嘴角翘动,掂了掂手中的记忆晶石,喃喃道:‘‘这玩意儿,应该能在狠狠的坑这家伙一笔吧?’’

喜欢修罗武魂请大家收藏:

听到万罗山的话,秦长生心中的顿时一凛,但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依旧保持冷静,平静的道:‘‘剑痕失踪了么?我还以为他也已经进入了内门。’’

万罗山目光盯着秦长生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一些什么,但秦长生心智坚定,神情平静,眼神之中也不见丝毫慌乱,让万罗山不由得皱了皱眉,心中都忍不住怀疑起来,难道剑痕失踪,真的与秦长生无关么?

但他得到消息,当初剑痕与秦长生恩怨不浅,而且剑痕此前还曾前来拜见他,向他询问,若其杀了秦长生,他能否庇护住他。

随后,剑痕便是决定要在外门考核的时候,除掉秦长生。

而当日外门考核,许多人都看到剑痕与周元一两人追随秦长生而去,结果二人皆都失踪。

如今秦长生却是安然回来,而且还晋升到了内门,且展现出如此强大的实力,剑痕二人却是至今没有下落,多半已经遇难,这事儿怎么看,秦长生都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万罗山深深的看了秦长生一眼,虽然秦长生表面上不动丝毫声色,不露丝毫破绽,但万罗山心中依旧对此抱有怀疑,觉得秦长生在说谎,只是被其掩饰得很好。

这让万罗山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年的心性,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城府心机皆都不浅。

他收回审视的目光,淡淡地瞥了秦长生一眼,开口道:‘‘本座不管剑痕失踪与你有没有关系,你的天赋与实力还算不错,本座惜才,便给你一个机会,臣服追随本座,你与我青剑营的恩怨,本座可以既往不咎。’’

他神情淡然,说出这话,仿佛是给了秦长生天大的恩赐。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三人却都是面色一变,急忙道:‘‘万罗师兄,这......’’

三人皆都对秦长生怨念不小,自然不愿意秦长生加入青剑营,而且被万罗山直接收到麾下,成为万罗山的追随者。

若是秦长生真的答应,成了万罗山的追随者,那他们势必不能再对秦长生出手,势必不能再向秦长生报仇了。

然而,三人的话还没出口,万罗山只是投以三人一道目光,三人顿时纷纷面色一白,连忙将口中的话咽了下去。

万罗山虽然表面上待他们还算平和亲切,但是其骨子里,其性子却是高傲与霸道无比。

他的话,便是圣旨,没有人能够忤逆。

秦长生闻言也是一愣,怎么都没有想到,万罗山堂堂一百零八核心真传弟子之一,身份地位尊贵无比,实力更是强大无双,竟然会看上他一个小小的凡人武者,亲自开口要将他收为追随者。

‘‘若我选择拒绝呢?’’

秦长生看着万罗山道。

要他臣服万罗山,追随万罗山,他自然不可能答应。

这不是隐藏锋芒,是要斩断他的锋芒,更是要斩断他的脊梁!

‘‘拒绝?’’

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秦长生,万万没有想到秦长生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要知道,以万罗山的身份地位,能被他看中,亲自要求收为追随者,这是何等荣耀,何等造化。

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造化。

而秦长生,竟然想要拒绝?

万罗山也有些意外,看向秦长生,见秦长生目光坚定,神情淡漠,他讥笑一声道:‘‘你觉得,你有的选吗?’’

秦长生深吸口气,拔剑而出,身上腾升起一股疯狂的战意:‘‘大丈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纵死不屈!’’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纵死不屈?’’

听到

人间世1一7回 无删减全文,(‘‘小崽子)

秦长生这坚定的话语,看着秦长生那一脸疯狂与坚定的神情,万罗山眉头一挑,随即双眼一眯,嗤笑道:‘‘好个宁折不弯的大丈夫!’’

‘‘不过,本座说了,你,没得选!’’

‘‘本座不让你死,你便是想死,也是痴心妄想!’’

话音落下,万罗山面色陡然一冷,随后一股恐怖的威压,顿时之间犹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朝着秦长生压迫下来:‘‘本座便斩了你的傲气,看你是不是真的宁折不弯,给本座跪下吧!’’

‘‘我要你,跪到臣服为止!’’

以他的修为,这股威压实在太强大了,太过恐怖。

秦长生能斩碎李淳的气息威压,但是却无法斩断万罗山的威压。

那强大的威压压迫在秦长生身上,秦长生顿时闷哼一声,脚下的青石地板顿时犹如蛛网一般碎裂开来。

并且,那股强大的威压,持续压迫在秦长生身上,且威势越来越强,要强迫秦长生跪下。

秦长生顿时咬紧了牙齿,握剑的手捏得发白,额头上更是青筋直冒,双目更是变得赤红,有滔天的怒火喷薄而出。

一股股强大的剑气自其体内迸发而出,想要斩碎那股强大的威压,然而那剑气迸发,却犹如泥牛入潭,根本无济于事。

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下,他甚至连抬手都困难。

强大的威压,不断地压迫在他身上,要让他弯腰,让他下跪,然而秦长生却是低吼一声,努力撑起脊梁,挺直身躯,其体内全身的骨头,都发出咯咯的声响,牙龈都咬出血来。

但纵然如此,其膝盖,依旧在那恐怖的威压之下,缓缓弯曲一丝弧度。

‘‘锵!’’

手中法剑被秦长生杵在地上,他杵剑而立,那口极品法剑,都迅速地弯成弓状,但秦长生依旧不曾跪下。

他全身的骨头不断发出咯咯声响,甚至有鲜血自皮肤渗透出来,但依旧无法改变他的意志。

‘‘这家伙......’’

边上,陈玉平,李淳,还有郑玄三人见状,都不由得深吸口气,看着逐渐变成血人的秦长生,依旧挺拔不屈,心中都不禁大受震撼与感触,忍不住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心中竟然莫名的浮起一丝敬意。

万罗山却是面色微沉,脸色愈发冷冽,他已经将威压释放到最大了。

若是换作寻常的凡人武者,此刻在他这如此恐怖的威压之下,恐怕早就瘫成一堆烂泥了。

然而秦长生却依旧挺拔而立,只是小腿膝盖微微弯曲,却始终不曾跪下。

别说是凡人武者,哪怕是有归元境修为的陈玉平等人,在他这样强大的威压下,恐怕都要顶不住。

他看着秦长生满身血污,看着秦长生整个人都已经化作血人,却依旧矗立,心中恼怒的同时,更是震惊于秦长生的意志之强大,道心之坚定。

而这,更加激起了他的杀念。

如此心性之人,本身又有强大无比的天赋,若是不死,未来必定成为一方人物,说不定会成为他的心腹大患。

既然不能收服,那便只能毁灭!

强大的杀意绽放。

‘‘好,很好!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

万罗山双目冰寒,他幷指之间,一抹炽盛的剑芒,自两指之间迸发而出,锋芒毕露,锐不可当。

‘‘嗤啦!’’

他挥手之间,那一道炽盛的剑芒,顿时便要朝着秦长生斩杀而去。

这一剑,绝非秦长生所能承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一声怒吼:‘‘谁敢动我徒儿!’’

‘‘嗤啦!’’

一道恐怖的剑光,陡然自远处天边倾泻而来,看上去相隔还很遥远,然而那剑光闪烁之间,竟然直接遁入虚空之中,缩地成寸,竟然瞬间从万罗山身边的虚空之中迸射而出,斩向万罗山。

万罗山顿时一惊,那原本正要挥向秦长生的剑芒,立即朝着那道斩杀来的剑光斩去。

‘‘蹡蹡!’’

‘‘轰隆!’’

刹那间。

那道剑光与剑芒便是碰撞在了一起,宛若两轮大日一下子碰撞在一起,

顿时迸发出一股股恐怖的剑气,立即将那片虚空都斩得支离破碎。

恐怖的剑气风暴席卷开来,站在万罗山身后的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三人纷纷瞳孔一缩,立即提聚全身的法力抵挡那绽放的剑气风暴,但是依旧没能挡住,纷纷惨叫一声,被掀飞出去,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稀碎,浑身更是浮现出一道道狰狞的剑痕,鲜血汨汨。

下一刻,一道白发老者自远处穿梭虚空而来,他怒发冲冠,炽盛的双眸之中,迸发出恐怖的剑影,犹如一代剑仙,周身更是有一道道剑影环绕飞舞。

他一步自虚空中迈出,瞬间便降临到了星辰院,正是白长老。

看到院子当中,浑身皮肤渗血,宛若血人的秦长生,白老头顿时面色一变:‘‘万罗山!你竟然敢动我徒儿,我徒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夫必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白老头怒吼一声,随即迅速来到秦长生面前,连忙为秦长生检查伤势:‘‘长生,你怎么样?’’

‘‘师尊......’’

看到白长老赶来,秦长生紧绷的神经顿时松了下来,顿时一股强烈的虚弱人间世1一7回感涌来,身体一个踉跄,便朝着地上倒去。

‘‘长生!’’

白长老顿时大惊,眼疾手快,连忙扶住秦长生。

而陈玉平,李淳还有郑玄三人见到白长老,也都纷纷大吃一惊,没想到秦长生竟然是白长老的弟子。

三人顿时不由得纷纷相视一眼,感受到白长老的滔天怒火,心中顿时不由得忐忑起来,生出强烈的不安,忍不住看向万罗山。

万罗山心中同样有些吃惊与意外,同样没有想到秦长生竟然是白长老的弟子,不由得皱起眉头,但却也没有太担心。

虽然白长老的实力非同小可,而且在门中地位不低,但是他万罗山也不是等闲之辈,一个白长老,还不足以让他畏惧。

反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万罗山头皮发麻。

在白长老赶来后,傀儡道的大长老李易,阵法道的大长老黄牙儿与其弟子易阳,还有符法道的大长老马长老以及其两名双胞胎姐弟子,器法道长老丁烈,还有丹法道长老丹辰子等人,也都几乎同时赶来。

‘‘嗯?白老头,你得动作还真快!’’

众人纷纷来到星辰院,看到已经在院子当中的白长老,顿时纷纷两眼一瞪。

然而随即,目光落到白长老怀中的秦长生身上,看到秦长生满身鲜血,顿时纷纷面色一变。

‘‘怎么回事?!’’

众人立即落到秦长生身旁,面色立即变得阴沉起来:‘‘谁做的?!’’

丹辰子迅速上前,检查秦长生的伤势,见其伤势并无大碍,方才松了口气,随后依旧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将其喂给秦长生服下。

‘‘多谢诸位师尊,弟子无碍......’’

秦长生服下丹辰子的丹药,气色顿时好了不少,挣扎着起身冲着众人执弟子礼,虚弱的道。

听到秦长生的话,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三人顿时纷纷瞳孔一缩,眼中顿时全都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同时心里更是一个咯噔,惊悚不已。

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

秦长生刚刚称呼诸位长老啥?

师尊?!

三人顿时就差点吓尿了。

六大长老,竟然全都是眼前这小子的师尊?!

刹那间,三人只感觉头皮发麻。

眼前的六位长老,每一个都不是寻常长老啊!

皆都位高权重,且修为滔天,实力恐怖!

尤其是白长老,更是他们少清剑派当代掌教的师弟!

此刻,陈玉平忽然想到了当初玉清真人所言,说秦长生的背景,根本不是陈玉平能比的。

他想破头颅,也想不到,对方的背景竟然大得这么离谱。

竟然同时有六大流派的大长老,为其撑腰!

这特莫的,你有这背景你早说啊!

我要早知道你有这背景,那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跟你抢这星辰院,跟你作对啊!

李淳与郑玄二人更是吓得人都傻了,站在万罗山身后,呆若木鸡。

就连万罗山,此刻都不由得眼皮跳动,头皮发麻。

如果只是一个白长老,他还不至于失态,还能保持从容与淡定。

但是现在,六大长老当面,就算是他,也忍不住头皮发麻,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尤其是当六位长老转过头来,冰冷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的时候,万罗山更是不由得心中一紧,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立即深吸口气,磕磕巴巴道:‘‘诸......诸位长老,误会,都是误会......’’

‘‘误会?要不是老夫及时赶来,长生现在只怕连命都没有了!敢欺负我们的徒儿,万罗山你能耐了!老兄弟们,给我打!狠狠的打!’’

白长老冷哼一声,招呼一声,立即就冲了上去:‘‘老夫好不容易收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徒儿,就差点给你扼杀了,今天老夫不将你扒层皮,老夫就不信白!’’

‘‘什么?是这小子干的?!敢欺负我们的徒儿,我要用他炼丹!’’

丹辰子顿时双目一寒,阴恻恻的道。

‘‘我要用他的骨头炼器!’’

丁烈直接拎出一只巨大的战锤,戾气腾腾的道。

‘‘那我就用他的皮与血炼符吧!’’

马长老语气幽幽的道。

‘‘......’’

众长老皆都怒气腾腾,杀意凛然。

听到众长老的话,万罗山以及陈玉平,李淳,郑玄等人顿时纷纷汗毛倒立,浑身瞬间冷汗直冒。

就是跟着诸位长老来的,易阳,以及马长老的那两名姐妹花弟子李秋雪,李秋雨,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喜欢修罗武魂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48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