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名人名言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千星闻言,控制不住地冷笑了一声,看着申望津道:“她一直跟你在一起,你反过来问我她怎么了?你会不会太可笑了一点?”

申望津听了,也不生气,只是看着她,淡淡笑了起来,道:“很简单,因为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好好的,偏偏你来了之后,她变得有些不正常,我不问你问谁?”

“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好好的?”千星只觉得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怎么个好法?你别忘了是你强迫她的!我倒想知道,她会有多好?”

“强迫?”申望津淡笑了一声,道,“她既然已经接受了,那就不是强迫了。”

千星看着他,道:“她接受你?接受一个从头到尾都在强迫她的人,你觉得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申望津反问。

千星只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个怪物对话,她索性也不再顾虑,直截了当地开口道:“因为她不爱你,她不爱你,怎么可能接受你?”

申望津闻言,忽地挑了挑眉。

千星言语的某个词仿佛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他静静玩味了片刻,才放下手中的酒杯,道:“爱,或者不爱,有什么重要?”

千星闻言,蓦地怔了片刻。

这个男人,一心想要得到庄依波,为此几乎是不折手段,可是到头来,却连庄依波爱不爱他都不在乎?

千星沉默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所以,她爱不爱你,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乖乖接受你,接受你给予的一切,是不是?”

申望津缓缓勾起唇角,道:“所以,我强迫她什么了吗?”

一瞬间,千星竟无言以对。

从前在夜场,她见惯各种各样的男女关系,只觉得什么都可以看淡;到后来重遇霍靳北,在她眼里,男女关系才又回到简单纯粹。或许是处在这种纯粹的关系里久了,以至于她竟然忘记了,这世间的男男女女,多得是剪不断理还乱,纠缠不清的关系——

可是申望津对庄依波这种算什么?

他对她抱有最强烈的占有欲,不顾一切都要得到她,却并非为爱。

他甚至连庄依波是什么态度都可以不在乎,只要他得到,似乎便是最终目的。

所以在他看来,他从不曾强迫她什么,他只不过是将自己心中所欲施加到了她身上,而她只需接受……

千星不知道自己该为此做什么反应。

于申望津,她觉得可笑。

于庄依波……

千星缓缓闭了闭眼睛,蓦地站起身来,直接就回到了楼下的那间客房。

剩下申望津独坐在沙发里,重新拿起面前的那杯酒,面对着窗外华灯初上的世界,静静回味起了刚才那番谈话。

……

翌日,接近中午的时间,庄依波终于下了楼。

千星正抱着手臂站在落地窗前欣赏城景,听见动静才回转头来,看向从楼上缓步而下的庄依波。

“终于醒了?”千星说。

庄依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千星,我睡过头了……”

“不要紧。”千星说,“反正我放假了,多得是时间,你要睡多久,我都可以等。”

听见这句话,庄依波脸上的神情微微一顿,随后才又快步走下来,拉着千星的手道:“你生我气了?”

“没有。”千星说,“我只想问你睡够没有?我第一次来英国,生日阴阳重合的禁忌这一次来伦敦,你不

生日阴阳重合的禁忌

陪我出去走走,带我逛逛这座城市吗?”

庄依波听了,脸上分明有迟疑一闪而过,然而最终,她还是点了点头,微笑起来,“那当然。”

喜欢婚期365天请大家收藏:

千星在楼下等了很久。

庄依波说她是去房间给她拿东西的,可是也不知道她是要拿什么,竟然半个多小时还没下来。

千星如坐针毡,来来回回走了几次,还有一次终于忍不住跑上了楼,却只看见紧闭的房门,无奈又只能下了楼。

伦敦时间晚上六点,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这个时间,国内是凌晨两点,谁会给她打电话?

生日阴阳重合的禁忌星心里一动,连忙抓过手机,看见霍靳北的名字,连忙就接了起来,“现在几点钟啊?你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不睡觉了吗?”

电话那头,霍靳北的声音平稳而清晰,“刚刚被叫起来收完两个急诊病人,看看时间,想着你应该还没睡。见到依波了?”

千星看了看眼前那段空荡荡的楼梯,缓缓道:“见到了……也跟没见到一样。”

“她还是躲着你?”霍靳北问。

千星应了一声,随后道:“你敢相信吗?之前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躲着我,现在我跟她就在一个房子里,她居然照样可以躲着我——”

“越是这样,越说明她不对劲。”霍靳北说,“你别太着急,反正有的是时间,好好陪陪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啊。”千星嘟囔道,“可我现在连她人都见不到——”

听到她的语气,霍靳北不由得轻笑了一声,“这就不耐烦了?”

生日阴阳重合的禁忌

千星闻言,却是静默了许久,才终于开口道:“因为我害怕……依波不是这样子的,我没见过这样的她……我不知道往后会是什么样子……”

“慢慢来。”霍靳北说,“时间会告诉你答案的。”

……

与此同时,楼上的卧室,庄依波倚在申望津臂弯里,目光却在落在房门口的方向。

申望津自身后揽着她,目光却是落在她侧脸上。

眼见着她有些发怔地盯着门口的位置,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他那一句,原本只是信口一说,并没有指望她会答应。

毕竟,千星就在楼下,她怎么可能会同意?

可是偏偏,她就是同意了,不仅同意了,还任他……为所欲为。

这事原本挺有意思,可是申望津此刻,却不知怎的,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致了。

他松开她,缓缓坐起身来。

庄依波回过神来,转眸看向了他。

“这就累了?”申望津看她一眼,“不准备起来了?”

片刻之后,她拉过被子盖住自己,低低应了一声,道:“嗯,有些没力气了……”

申望津披了件睡袍在身上,这才又道:“那你是不打算去招呼自己的好朋友了?”

“反正房间也准备好了,千星坐了那么久飞机过来应该也累了。”庄依波说,“让她吃完东西也早点休息吧……”

“你这是让我去给你传话?”申望津低笑了一声,问答。

庄依波微微扬起脸来看他,“不行吗?”

申望津又静静看了她片刻,才淡笑道:“我当然乐意效劳。”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千星跟霍靳北通完电话,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出神,终于听到楼梯上传来动静,抬头却见到穿着睡袍的申望津时,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依波呢?”

“她累了。”申望津走到酒柜旁边给自己倒了杯酒,“想要早点休息。”

千星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端着酒杯走到自己面前坐下,忍不住咬了咬牙,开口道:“申望津,你到底对依波做了什么,才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申望津缓缓喝了口酒,才抬眸看向她,慢悠悠地开口道:“我也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子。不如,你帮我分析分析?”

喜欢婚期365天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48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