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荣画仙子身体有些发软,是真的被吓到了,她没有想到她的小小算计,能把自己未来的夫君算计到被打落凡间去。

中年男子说道:“荣画啊,你当真是糊涂!那可是帝妃娘娘,为父见了都要行大礼的存在,你怎么敢得罪她呢?即便她不是仙神之境,那又如何。你怎么不睁开眼睛看看,她背后站的究竟是何人!那可是东岳大帝,你失心疯了不成!东岳大帝的帝妃娘娘,你也敢让二太子去得罪!”

“父王,我……”荣画仙子想要说什么,但是张开嘴,却是无法辩解,她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要二太子借着他帝君之子的身份,去冲撞那位什么都不是的帝妃娘娘,荣画没有见过几次大帝,东岳大帝消失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虽然被张帝君家三公主叫做姐姐,也只是因为她是二太子的未婚妻而已。

张帝君家的三公主,可是活了几万年的神仙,而她也只是一个一千五百岁的小小仙子,连正经的神位还没有。

中年男子道:“小张太子把你当做亲妹妹来对待,你却是算计二太子,若是他以为你是在报复他,你觉得小张太子会放过你吗?甚至为父也要受到牵连!”

“小张太子哥哥最疼我了,他,不会伤害我的。”荣画仙子摇头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小张太子会惩罚她!

“当当。”偏殿的殿门被敲响。

中年男子一挥手,撤去房内的结界,不满的

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

说道:“什么事情,没有见到本王在吗?”

门外传来回应:“启禀神王,小张太子驾到。”

“什么!”中年男子立即起身,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失神不已的荣画仙子,一甩长袖,走了出去。

荣画仙子此时面色惨白一片,她只是看着那帝妃娘娘不过是凡人之体,也能坐上天地间最为尊贵的几位大帝后妃的宝座,她心中很是不服气的,凭什么一个凡人能做帝妃,她一个仙人境界的仙子不能做上帝妃之位。

比起帝君太子的太子妃之位,还是二太子的太子妃,大帝的帝妃之位简直就是最致命的毒药,吸引着荣画仙子的嫉妒。

“小张太子哥哥一定不会惩罚我,我是他看着长大的,他怎么舍得惩罚我!”荣画仙子回过神来,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笑容,起身走出了她的大殿。

正殿之中,荣画仙子便看到自己的父王一脸的愁容,很是为难的模样。

小张太子更是脸色阴沉,与荣画仙子平时见到的那个温润尔雅的小张太子哥哥截然不同。

荣画仙子走进大殿,笑着看向小张太子,道:“小张太子哥哥怎么大晚上来了?”

小张太子冷脸道:“为你前来!”

荣画仙子心中一“咯噔”,强忍住心中的恐惧,笑着说道:“小张太子哥哥为我什么而来呀?”

中年男子却是沉声说道:“荣画,这里也没有旁人,你给你小张太子哥哥说实话,到底为何要让二太子冲撞帝妃!”

荣画仙子还想要狡辩,但是看到小张太子脸沉如墨的威严之色,她双目之上浮现出泪水,道:“是我的错,我只是看着那女人长相也与我差不多漂亮,觉得她凭什么能坐上帝妃之位,心里有些不满,才想要让二太子哥哥去帮我出出气,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真的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荣画仙子猛地跪在地上,泪眼婆娑道:“若是小张太子哥哥要惩罚,请惩罚荣画吧,是荣画不知天高地厚,想要陷害帝妃娘娘,不关二太子哥哥的事,荣画愿意代替二太子哥哥赴死!”

小张太子双目微冷,不为所动,旁边的荣画父王看到这一幕,心中更是叹息一声,小张太子与张帝君太像了,心中只有大帝与东岳,其他的一切皆可抛弃!

小张太子冷冷的说道:“荣画,你知道,我待你不薄,你父王因为要随着帝君们征战混沌大神,我把你收在身边抚养,可是你太令我失望了。老二他被打下凡间,四日之后我亲自执行天规。你跟他一起下凡吧,这是对你最好的保护,你父王也同意了。”

荣画猛然间看向她的父王,荣帅神王!她那威风赫赫,拥率三军天神仙兵的父王,此时却像是一个认错的孩子一样,在小张太子的身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荣画心中一震,眼泪彻底的从眼角滑落,一张俊美的容颜之上,满是泪痕求饶道:“小张太子哥哥…”

“哼,你若是不下凡,那就是在算计我张帝君宫,到时候让天规帝君来见你!”小张太子沉声说道,此时荣画仙子的求饶,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他可以极尽的宠爱荣画仙子,但是触犯道他的底线,即使是他的亲弟弟,也要遭受重罚!

小张太子不给荣画机会,淡淡的摇头,看向身边荣帅神王,冷声说道:“神王,还请看好荣画,四日之后我送她与老二一起下凡历劫!”

荣帅神王道:“小张太子放心,属下一定做到。”

属下,荣帅神王也只是一个属下而已。小张太子是帝君位!

小张太子起身,不再看荣画一眼,转身带着门外的两名圣神君离去。

荣画看着自己的父王,泪眼朦胧哭泣着道:“父王,救我。”

“哎,是父王害了你,你下凡历练去吧。”荣帅神王摇头叹息。

夜渐渐深了,在元初界,漫天皆是神,黑夜与白日并无太大的区别。满天星辰照耀在元初界的大地之上,洒下万缕星辉。

苏昭抱着小草躺在幔帐之中,笑着问道:“你为何不惩罚小张太子的兄弟?是担心小张太子他们会反驳你吗?”

小草摇了摇头,脸上红润一片,经过一系列的运动,她也有些心身疲累,更多的却是羞涩。她轻声说道:“不是,小张太子为东岳忠心耿耿,我想着你总会重回大帝之位,那时候小张太子就是你的左膀右臂,我不能因为我一些微不足道的委屈,来让你自断一臂!”

苏昭紧紧抱着这个傻女人,似乎,在他的几个亲近之人中,小草才是最不需要他疼爱,却也是最需要他疼爱的人。

“你放心,在人间界,可能我还做不到护你周全。但是在元初界,我身为大帝,没有人敢羞辱你。即便对方是大帝,我也不会放过他们!只要你开口,我便会以大帝天规下令,到时候,不管他怎么耍赖,都逃不过我的惩罚!这是天道规则之内的惩罚,也是大帝的威严所在。”苏昭轻声说道,给小草信心,在元初界,小草的地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山内人间界中属于顶级修行者的小草,在元初界,连最为普通的神使也打不过,苏昭若不给小草坚定的支持,恐怕小草真的要困顿憋屈到极点。

“哼,知道了,大帝陛下。”小草语气之中破天荒的出现了一丝娇憨之声,平生冷冷冰冰的小草,可能也只有在深夜里,在苏昭的怀中,才会露出这种小女孩的心态。

“那你不准备杀我嘛?”苏昭笑着问道。

“休想,我还是会杀死你的,不管天荒地老,你逃不掉的!”小草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狠狠的咬了一口苏昭的胸膛,留下一个沾着口水的浅浅的牙印。

“哎呀,你咬错地方了。”苏昭猛地翻身,把小草压在身下。

“不要再来了……”小草可怜楚楚的看着苏昭,殊不知她这个眼神,更加的让苏昭化身为狼。

“啊,混蛋大帝,我不会放过你!”

清晨的光辉照耀在东岳宫,一片片辉煌巍峨的宫殿,在初阳之下,闪烁着金碧辉煌的光芒。

小草推开房门,在小白狐怪异的目光之中,走了出去,她要多多的团结苏昭派给她的几名神女,从她们的身上多学学修行之道。

即便是侍女,那也是成仙的侍女,仙道感悟比她这个凡人要强太多。

每天闲暇之时,小草便会听她们讲道,也只有她们才会喜欢同这位不太讲求规矩的帝妃娘娘说一些关于修行的事情。

仙虽逍遥,却没有神权,不问苍生,不管鬼神。

神有浩瀚的寿元,可以借着寿元,一点点的突破仙人境界,成为大仙!

今日,苏昭要跟着孟山帝君与小张太子去拜见另外两位陨落的帝君,当初东岳大帝带着五位帝君离开元初界,一去不返,多年之后,却是受到了五位帝君陨落三位的消息,当真是令整个五岳动荡不安。

一下损失五位帝君,即便是五岳也有些承受不住,而东岳大帝与另外两位帝君也像是消失一样,五岳派出四位大帝亲自寻找,却没有找到。更是震惊天上地下,四海九洲!

东岳大帝陨落的消息,当初可是在整个三界疯传,连天上的掌权至高之神都被惊动,亲自派出大帝寻找,只是无人找到。

苏昭与孟山帝君他们今日拜访的是杨帝君与温帝君!他们先去的是温帝君府……

喜欢此念成仙请大家收藏:

小草看到苏昭揶揄的神色,有些气不过,打了苏昭一下,根本没有用力,苏昭却是抱着小白狐一退再退,直到退到了内房之中。

小白狐似乎受不了苏昭这个厚脸皮,从苏昭的怀中飞跃出来,向着外面跑去。

苏昭坐在内房的凳子上面,看着小草,再次取笑:“你不是一直都挺无情的嘛,怎么会为了几名侍女放下了自己的无情,我有些不明白。莫非,你不打算修炼你的无情道了?”

小草轻哼一声,脸色微许的羞红,却向着苏昭的方向走去,她一身紫色长衫,上面绣着凤凰飞舞,金翠紫色,华贵之处让神人都十分的羡慕。

小草轻声说道:“我答应她们的事情,我不会出尔反尔,这不是我有情无情的关系,而是我做人的准则!”

苏昭笑着说道:“哟,是这样啊,那真是了不起呢。赶紧的吧,不要让我等着急了哦。”

苏昭往后一跃,飞到了床榻之上,对着小草眨了眨眼睛,让小草的脸更加羞涩,小草冷哼一声,却也大步走了过去,到了床榻边上,小草却是看着苏昭的一个位置道:“你去洗洗,要不然我不帮你。”

苏昭笑着说道:“谨遵帝妃娘娘圣命。”

片刻之后,苏昭半坐在床榻之上,看着不断抬头低头的小草,轻轻摸了摸她一同散落下来的秀发:“帝妃娘娘口技出众,当重重赏赐。”

“哎呀,不要用牙,会掉……”

“你再说,我真的咬下来了!”

……

……

芙蓉帐内,有谁知道春色无际,东岳帝宫,又有谁明白天色不早。

张帝君宫,却是一片璀璨的灯火,照亮着整个后殿,张帝后脸色微沉着看着跪在地上的二儿子,有心教训他,却也知道他的性格本就如此,都怪她太过溺爱这个小儿子!明明不如他妹妹小,却还没有他妹妹懂事。

小张太子坐在主座之上,如今张帝君陨落坐化,小张太子就是张帝君宫内的主人!

张家小妹坐在张帝后的另一侧,握着张帝后的手,让她不要太过生气。

“混账东西,说,到底是谁让你来冲撞帝妃娘娘与大帝陛下!不要隐瞒,你隐瞒我也能从你身上看到,不过,我希望你能自己说出来。”小张太子双目炯炯有神,似有神火在他的双目之中闪烁跳动。

张家小妹也在一旁劝解二太子,轻声说道:“二哥,你快说吧,大帝已经格外开恩,但是到底是何人想要利用你来对付大帝,你不能隐瞒啊。大帝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心思稳重不下孟山帝君他们这样的老一辈大神!”

“即便是大帝看不出来,你觉得你能逃过孟山帝君的法眼吗?他只是给大帝面子,没有过问而已,等大帝不在意此事的时候,孟山帝君一定会出手,为大帝扫清一切鬼魅。你应该知道孟山帝君出手的后果,二哥,你莫要误了自己!”

二太子仍旧是低着头,他虽然认错,但却不说幕后主使是何人。

“唉!这都是为娘的错。”张帝后一声叹息,二太子猛然间抬起头,带着惊慌之色看向张帝后。张帝后怜惜的看着自己的二儿子,慈爱的说道:“为娘只是可怜你们自小没了爹,才想多偏爱你们,谁知道竟把你养成了这种性格,当真是为娘错了。”

张帝后看着小张太子道:“老大,是荣画那个丫头在背后哄骗的老二。”

“荣画姐姐?”张家小妹闻言一惊,随即却是脸色变得愤怒起来,她就知道荣画会害了二哥,谁知道竟然会还得这么惨。

小张太子微微皱眉,问道:“母后,为何是荣画,您若是不讲清楚,我真的不敢相信!”

张帝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后把昨日荣画与帝妃闻人离原的事情说了一遍,小张太子听完之后,脸色漆黑。二太子看到小张太子的脸色,连忙跪到小张太子的身前,乞求道:“大哥,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我这一次求你,不要杀荣画,是我自己自作主张,不信你从我身上观过去,荣画她还劝解我来着。我当时也是愤怒,回来又碰到了帝妃娘娘,才忍不住说她几句。求你了,不要杀了她!”

二太子可是知道小张太子的性格,一切违逆东岳之事,小张太子全然不会放过,不管对方是帝君之子,还是神王公主。尤其是因为荣画的关系,让二太子要进入凡间轮回转世重修人格,对小张太子来说,更是一件有辱门楣的事情。

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荣画仙子,即便是荣画身为神王的女儿,小张太子也不会放过荣画。

“荣画这个丫头,当真是骄横惯了,竟然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我把她当亲妹妹来看待,她就是如此负我,我岂能放过她!”小张太子一拳打在桌子上面,桌子瞬间化为粉末,散落成一个小粉末堆。

张帝后神色淡淡说道:“送她一起与老二轮回吧,让司命天神与红鸾星君帮帮忙,给他们定下一个百世姻缘。老二,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这……”二太子沉默了,心中纠结的很,在他眼里,轮回转世不过是一场梦而已,反正还能回来,又死不掉。

只是轮回太苦,尤其是一世之身死亡之后,所有的记忆回来,更是让三魂七魄都在痛苦,当真是轮回之痛如同刀劈斧砍一般。

若是能带着荣画仙子一起下凡,那还很不错啊。至少有个伴儿,受再多的苦难也值了。

知子莫若母,张帝后看着二太子长大,当然知道二太子的心中想法,他想要保住荣画仙子,张帝后就让荣画仙子陪着他一起历劫。

张帝后看向小张太子,道:“他是你亲弟弟,你还用神术看他的过去,你真真是要气死为娘不成!”

小张太子连忙收回观过去的道法,安慰张帝后,道:“母后息怒,我也只是要确认他是不是被那个丫头骗了,我只是没有想到,嫉妒之心能让一个仙子变了模样。”

“哼,只要她不成圣人,不管是万物万灵,都会有欲望之心,这有什么稀奇。不要再对你弟施展这种恶心的神术,否则,为娘真的不会原谅你。”张帝后怒声说道。

什么人,或者说什么神才会被帝君这种大神观过去,那是下等神才会受到的关注。张帝后不想自己的二儿子被大儿子当做低等神来对待,才会那么的生气。

小张太子看着二太子,起身走出大殿,到了门口,停住身子沉声说道:“这几日,你好好在宫内,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享乐就享乐,等四日之后,为兄亲自送你下凡!荣画也跟着你一起下凡!”

小张太子说完,打开大殿之门,大殿的结界消失不见,小张太子转身走出大殿,门口的两名圣神君随同他一起离开。

二太子低头沉默不语,张帝后叹息一声,道:“儿啊,在人间界好好的磨炼你的心性,娘会在天上放出分身,护佑着你。”

“母后,是我不对,我错了。”二太子听到老母亲的关心,心中难受不已,却也知道,得罪了大帝,怠慢了帝妃娘娘,还能转世重生,已经是格外的开恩了。

那可是东岳大帝,五岳独尊,东岳之主,得罪他就是得罪东岳,东岳内部的神得罪东岳大帝,那可是必死的结局。

张家小妹也安慰道:“二哥,你放心好了,不过是几场繁华落尽的梦,等你在人间历练心性之后,一定会重归神位,还有可能得到神王之位,你一定要有信心!你不要忘记,荣画姐姐也陪着你一起下凡。”

“嘿……”二太子抬起一张笑脸,张帝后的双目却是越发的阴沉。

张帝君宫南方三千里处的一座辉煌王城,一座琉璃金瓦熠熠生辉,巨大的夜明珠点缀其中。

“啪!”

一只大手抽在了荣画仙子的脸上,身穿青黑华服的中年男子,面带威严,凝眉不已:“你这个逆子,你怎么敢!”

荣画仙子捂着自己红肿一片的脸,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王说道:“父王,你为何要打女儿!”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坐在一旁,叹息一声说道:“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荣画仙子脸上浮现出撒娇的笑容,走到中年男子的身边,为中年男子敲打着双肩,笑着说道:“女儿什么也没有做啊,父王是不是有些反应过度了。”

中年男子看着自己的女儿还一副不自知的模样,更是叹息一声道:“你觉得我反应过度?我告诉你,今日傍晚,孟山帝君颁下大帝圣旨,打张帝君家的二太子入轮回!”

“什么!”荣画仙子瞪大了眼睛,也不给中年男子敲打肩膀了,而是双手颤抖不已,她震惊的说道:“这…这是为什么?”

“哼,你说是为什么,若是不知道其中曲折,为父为何要打你!”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不舍,轻声说道:“你以为小张太子这几万年是白活?”

喜欢此念成仙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48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