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经典名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夏侯琢笑着说道:“你的酒是天下第一好酒,他的酒也是天下第一好酒,你俩又谁都不服谁,所以你俩换换,你现在喝他的酒,他喝你的酒。”

他这话一说完,冬潜渊是楞了一下,迦楼国的副使萨玛也愣住了。

然后他俩又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来些不对劲。

夏侯琢见他俩这个样子,起身走到那俩人中间,伸手把两个人的酒杯换了过来。

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来吧,互相品尝,酒好不好,哪有自己一股劲儿吹嘘的,还是要让人别人尝过了才知真的好坏。”

萨玛看着手里的酒杯,一时之间有些发呆,像是不知道怎么做了。

这时候沐言沐笛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把萨玛手里的酒杯拿了过来:“我来吧。”

夏侯琢看向沐言沐笛:“怎么,你想抢这小月狮国的好酒喝?”

沐言沐笛笑了笑道:“回大将军,我是迦楼国的主使,这迦楼国的酒好还是小月狮国的酒好,还得是主使之间来做判断,既然冬潜渊端了这杯酒,那我也必须端这杯酒。”

在他的笑容之中,夏侯琢看出来几分已对这人间毫无留恋的释然。

或许他想着,就这样被一杯毒酒送走了,也是不错的选择吧。

他是迦楼国的功臣,是迦楼国的英雄,没有他,迦楼国就不会成为西域霸主。

可正因为如此,他的亲哥哥,迦楼国的国王勒野库辛不能容他。

“看来你们都对自己的酒很有自信。”

李叱起身:“那要不要朕来替你们喝,朕来替你们品尝一下,这酒到底谁家的好?”

李叱的话一说完,冬潜渊的表情显然变了变,眼神里都有了些许光彩,只是这光彩一闪即逝。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被他对面的沐言沐笛看了出来,在这一瞬间,沐言沐笛判断冬潜渊的酒有问题。

沐言沐笛在李叱说完这句话后,虽看出冬潜渊有些不对劲。

可他却忽然将酒杯举起来,往自己嘴里一倒,咕嘟咕嘟的把这酒都灌了进去。

喝完之后,沐言沐笛把酒碗放在桌子上,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倒也不错。”

冬潜渊见他如此,他手里的酒是没办法再给别人喝了。

于是他端起酒杯也咕嘟咕嘟的灌了进去。

这一下,坐在稍微远一些地方的满来亚曼像不自然起来,脸色明显也变了变,眼神中意味复杂。

冬潜渊敢喝,是因为满来亚曼告诉他,他们的酒里有问题,迦楼国的酒里是没有问题的。

一切都已在掌握,绝对不会出问题,因为迦楼国的使团内,有满来亚曼安排的内应。

到时候,他会想办法让两个人换酒喝,如此一来,就能毒死沐言沐笛。

他还告诉冬潜渊说,那酒里的毒是慢性毒药,如果沐言沐笛喝下去,或者是宁帝喝下去,都不会当场有事,所以让他放心。

谁都知道,冬潜渊这个傻亲王,一是对他哥哥的话言听计从,一是对满来亚曼的话从不怀疑。

所以冬潜渊接过来迦楼国的酒,才会那么直截了当的一饮而尽。

满来亚曼奉旨杀了冬潜渊,哪怕冬潜渊是一个脑子坏了的人,小月狮国的国王保隆桦依然不容他。

那本就是一个从来也不把亲情当回事的皇帝,冬潜渊脑子怎么变傻的,难道还需要去怀疑?

老国王最喜欢的三王子,自幼聪慧,十来岁的时候就能与当朝大臣对辩,且稳占上八字根本不用真太阳时风。

老国王问他如何处置国事,所问之事,三王子的想法,比保隆桦还要好许多。

所以老国王在临死之前是多么的后悔,当初就不该露出来他想立三王子为继承者的态度。

正因为这态度,他的长子保隆桦才会生出杀心,也不是......杀心必然早有,只是因为他这态度,让保隆桦不再藏着这杀心了。

二王子冬潜渊和他一起出去玩的时候,被滚落的石头砸了脑袋,没砸死,但是傻了。

三王子和四王子一同出去游湖,也是他怂恿的,他说湖中有五彩斑斓的鱼,谁抓了献给父王,父王一定大为开心。

于是那两个孩子便上船去找鱼,说是不慎落水,可那怎么可能是不慎。

在场有上百名护卫,那艘船四周有五六条船在周围保护,这些护卫,哪个是酒囊饭袋?

结果两个王子落水之后,这上百名护卫,竟是一个都没能救上来。

保隆桦的阴狠,由此就可见一斑。

但他更阴狠的地方在于,老国王在打算查这件事之前,保隆桦就带着他的队伍,把所有的护卫都杀了。

哪怕他的弟弟冬潜渊是个傻子,依然是他的心头大患。

所以这次本该是满来亚曼做主使,保隆桦却力排众议,让他亲弟弟冬潜渊做了这个主使。

当时小月狮国内多少人不理解,让一个傻子做主使去大宁觐见大宁皇帝,这不是开玩笑吗。

然后国王如此下旨,谁又能反对?

这次让冬潜渊来,保隆桦给满来亚曼下的死命令就是,若冬潜渊没有被借机除掉,那国师你也不必回来了。

此时,满来亚曼眼见着保隆桦把那碗酒喝了下去,他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些恐慌起来。

就算他经历过大起大落,经历过那么多凶险,可如今要杀的是一位亲王啊。

这个计划的关键就在于,到底会不会换酒喝。

小月狮国的那酒里是真的没有毒药,如果夏侯琢不让他们换酒的话,满来亚曼也会让他们换。

迦楼国的酒里有毒,他们的酒里没毒,只要换酒喝,冬潜渊喝了以后就毒发身亡。

这就说明了迦楼国是要毒杀大宁皇帝的,迦楼国的使团,必会遭受灭顶之灾。

可若是不能把酒换过来的话,满来亚曼就没办法借助迦楼国人之手毒杀冬潜渊了。

但这对于迦楼国要毒杀大宁皇帝陛下,却没有多少影响。

因为就算是没有换酒,冬潜渊喝了自己的酒什么事都没有,沐言沐笛喝了自己的酒却毒死了......

所以当夏侯琢说让冬潜渊和沐言沐笛换酒的时候,满来亚曼心里都激动起来。

沐言沐笛喝了小月狮国的酒,他以为自己会死,结果什么事都没有。

等了片刻后,没有任何反应。

他那般决然

八字根本不用真太阳时全文阅读/(夏侯琢笑着)

的喝下去小月狮国的酒,就是因为他之前判断,这酒里有问题。

沐言沐笛都有些茫然,他心说小月狮国的人如此老实吗?

据他推测,若黑武人在西域诸国的使团中,必然是在小月狮国的使团内。

所以小月狮国的人向大宁皇帝陛下献酒,酒里一定会有问题。

就在他稍稍有些诧异的时候,站在他对面的冬潜渊忽然间脸色变了变,然后捂着肚子就蹲了下去。

“好疼啊!”

冬潜渊喊了一声,然后就撑不住倒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没多久,嘴里就有黑色的血液往外溢出来。

看到这个场面,大内侍卫统领叶小千第一个冲了过来:“你们好大的胆子!”

他向前疾冲的同时,已经抽剑在手,指向脸色大变的沐言沐笛。

“迦楼国的人试图行刺,把所有人拿下!”

夏侯琢立刻喊了一声。

可就在这时候,黑武人甘洛知道机会来了。

那个大内侍卫统领离开了宁帝身边,而他此时就在距离李叱不到半丈的距离。

以他的实力,这半丈的距离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真正的高手面前,半丈,不过三分之一息。

他忽然将怀里抱着的酒坛砸向夏侯琢,因为他很清楚,能成为禁军大将军的人,必然实力超群。

这一砸,是为了阻止夏侯琢救李叱。

酒坛砸出去之后,甘洛从自己腰带里抽出来一柄软剑,脚下发力,朝着李叱的咽喉刺了过去。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他这样一名拥有大剑师实力的强者,在这个距离突然出手,就算是神仙大概也要吓一跳。

李叱没有被吓一跳,因为李叱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看着别处。

眼看着甘洛动手,在人群中有不少人,也将暗藏的兵器抽了出来。

他们带着的都是软兵器,便于藏起来,此时动手,全都朝着李叱所在疾冲。

李叱站在那像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一样,居然没有躲闪。

可你若是能在此时看看李叱的眼神,就知道他为何没有躲闪了。

距离他最近的甘洛已经出手,下一息那软剑就能刺在他的咽喉上。

可他的眼睛居然没有看着甘洛,而是看向那三个彩发女子,一个红的一个棕的一个黄的。

若有人看到这一幕,大概会很难理解,大宁皇帝陛下这是怎么了。

若了解李叱的人就会感慨一声,陛下这赌的可是九两银子呢,对于陛下来说,那可是豪赌!

都是豪赌了,不看着点行吗,非但要看,还要仔仔细细的看。

所以李叱不看黑武人甘洛,这也就能理解了,纯粹是因为那九两银子。

甘洛又怎么会浪费如此良机?

一位大剑师出手,只要动,便如雷霆。

这一剑他志在必得,剑上洒出三点寒芒,一为过去,一为现在,一为未来。

一剑出,便是永灭。

啪的一声轻响。

就在甘洛的剑距离李叱不到一寸的时候,他背后的衣服忽然被人一把抓住了。

紧跟着一股巨力出现,竟是将他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粗粗一看是被人抓着衣服了,唯有高手才能在这一瞬间看出来,那只手并非抓着他的衣服。

而是手指已经扣住了甘洛的脊椎骨,五指死死捏住,犹如铁钳。

......

......

【第一件事,推荐好友新书,潇铭大大的新书医品龙王,请大家收藏支持。】

【第二件事,还是求年终盘点的票,请大家投给最佳作者那个选项,谢谢,咱们过年群里发大红包。】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李叱笑吟吟的扫视了一下全场,这么多外国人,他也是第一次见。

确切的说,这么多上门来做客的外国人,他是第一次见,战场上见的另当别论。

虽然这些外国人都长的差不多,但其中还是有几个人引起了李叱的注意。

一个是满头红发的女子,即便是坐在那,那身材的凹凸有致还是如此的显而易见。

另一个是棕色头发的女子,虽然比起红发女子来说身材稍稍差了些,可是更高更狂野。

还有一个是一个是黄头发的女子,那头发金黄金黄的如同镀了金一样,皮肤白的好像在泛光。

李叱看过了之后不得不感慨,自己的眼力还着实是毒辣,就那么几个好看的,一眼就都给看到了。

这三个女子还没在同桌,呈品字形把李叱所在的那一桌为围起来了。

所以李叱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稍稍收敛些,这样转着圈的看,显得自己好没有见识一样。

夏侯琢坐在李叱身边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两声,似乎是想提醒李叱,看就看,别死盯着看。

李叱侧头,在夏侯琢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你觉得哪个能打?”

夏侯琢下意识回答:“红头发那个大。”

“呸!”

李叱白了他一眼:“朕问你的是看起来哪个能打,不特么是问的你哪个更大。”

夏侯琢又咳嗽了两声,但显然不是因为愧疚,更不是因为尴尬。

他很认真的压低声音解释道:“臣回答的就是陛下问的,哪个更大哪个就更能打,毕竟胸肌不是白白练出来的。”

李叱楞了一下,然后不得不点了点头:“分析的头头是道,理解的入木三分。”

夏侯琢谦虚的说道:“臣也是领兵多年的人,所以看人这种事也是日积月累的经验,能不能打,臣只要动手一摸就知道了。”

李叱道:“动手一模,人家就打你,你就知道能打不能打了?”

夏侯琢:“陛下,这场合,庄重些。”

李叱又白了他一眼。

宰相徐绩看了看人到的差不多了,气氛也差不多了,于是请示李叱是不是要讲几句。

李叱示意徐绩来讲就是了,这第一杯酒,由大宁的宰相大人来敬西域诸国的使臣,也不能说没给他们面子。

其实按照设计好的流程,第一杯酒是礼部侍郎贾阮来敬,第二杯是礼部尚书归元术,第三杯才是徐绩。

李叱这杯酒要等到最后,看看情况如何,若谈的好了,李叱作为主人,敬一杯酒也就敬了。

若是谈不好,大宁皇帝陛下这杯酒,大概是不会再敬了。

可李叱显然不想浪费那么多时间,所以直接跳过了贾阮和归元术,让徐绩敬酒。

徐绩觉得陛下是想着少些繁琐,起身的那一刻,他忽然间想到,陛下跳过归元术和贾阮,大概是另有原因。

毕竟那两个人之前在长安城外和西域人是直接动手了的,现在让他俩敬酒,显得是让他俩赔礼道歉。

连徐绩都觉得打就打了,赔礼道歉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是李叱?

于是徐绩起身,以大宁宰相的身份敬酒,西域诸国使臣和随行人员连忙全都站了起来。

李叱看向夏侯琢道:“赌一两?”

夏侯琢点头:“赌了。”

在徐绩起身敬酒的那一刻,所有西域人也都站了起来,这一刻,那三个西域女子的身材也就彻底展现出来。

李叱把那三个人看了一遍,然后从自己腰畔的小小荷包里翻出来一两银子递给夏侯琢。

夏侯琢乐呵呵的收下,凭本事赚的钱,拿到手就是美滋滋。

李叱道:“果然是你眼力好,还是那红的大。”

徐绩是紧挨着他俩的,正在讲话呢,耳边传来陛下和大将军的交谈,徐绩都结巴了一下。

他这才知道是自己想的多了,李叱让他敬酒,单纯是就是想让西域人都站起来。

唯有都站起来,陛下和大将军才能看的清楚些......

徐绩想着,这事若是写在史书上的话,那陛下就妥妥是个昏君,大将军就妥妥是个奸臣。

李叱就这么输了一两银子,显然是有些不甘心,于是压低声音问:“再赌一把?”

夏侯琢笑道:“陛下只管放马过来,臣难道还怕了不成,陛下你只管说赌什么。”

李叱道:“赌这三个人,一会儿动手的时候,有几个是刺客,有谁不是。”

夏侯琢沉思片刻后说道:“三个都是。”

李叱道:“我赌那个金色头发的不是。”

夏侯琢:“索性赌的大一些?”

李叱:“大一些?你是禁军大将军,既然你都开口了,朕还能不答应,那就二两。”

夏侯琢:“......”

李叱见他反应,忍不住哼了一声:“居然还想玩的更大?”

夏侯琢:“三个人,最少每个人赌三两银子,玩的小了,配不上陛下身份。”

李叱道:“现在还能这么看得起朕的人,不多了......好兄弟,朕就算是赌上全部也陪你玩一把。”

夏侯琢:“......”

接下来的时间就有些无趣,都是徐绩在主持一些关于通商具体事宜的商议。

然后是西域诸国使臣的表态,还有他们想提出来的条件。

李叱有意无意的听着,时不时侧头和夏侯琢说几句什么。

在那些西域时辰看来,大宁皇帝陛下这是在和手下重臣在商量着通商之事的细节。

谁能想到堂堂大宁皇帝陛下和堂堂禁军大将军,还在说赌三两银子的事。

说的还是分期。

李叱的意思是,朕身上现在加起来也没有九两银子了,如果朕一会儿赌输了的话,可以分期给夏侯琢。

夏侯琢的意思是,分期是没问题,但是陛下你得写个字据。

李叱说你要是这么说,那朕可就要耍无赖了,朕输给你,就让玉立回娘家说,陛下家里揭不开锅了,日子过的苦,请娘家人帮衬帮衬。

夏侯琢听完后,觉得分期也不是不能接受,不写字据也能接受。

正说着呢,徐绩那边的话到一段落,坐了下来。

李叱和夏侯琢也坐直了身子,因为按照流程,此时是诸国使团的主使,逐个过来向大宁皇帝陛下敬酒。

迦楼国的亲王沐言沐笛刚要起身,小月狮国的亲王冬潜渊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这起来的姿势之猛,连大内侍卫统领叶小千都给惊动了,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剑柄上。

冬潜渊端起酒杯对李叱说道:“陛八字根本不用真太阳时下,臣是小月狮国的主使冬潜渊,向陛下敬酒。”

他话还没有说完呢,沐言沐笛也已经起身:“陛下,臣是迦楼国主使沐言沐笛,向陛下敬酒。”

冬潜渊看向沐言沐笛道:“我先站起来的,你懂不懂什么叫先后有序?”

沐言沐笛道:“你那酒杯里都忘记倒酒了,你有什么资格敬陛下酒?”

冬潜渊低头看了看,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是真的忘记倒酒了。

来之前,满来亚曼交代说,不能输给了迦楼国的人,按照尊卑排序,谁第一个站起来给大宁皇帝陛下饮酒,谁就代表着本国是西域第一强国的身份。

冬潜渊脑子直,就记住满来亚曼说要抢第一了,忘了倒酒这事。

李叱忍不住笑了笑道:“无妨无妨,你二人可一起与朕同饮。”

他这话也算是给冬潜渊找了个台阶下,冬潜渊脑子再笨也反应过来了。

连忙趁机说道:“陛下,刚才是外臣冒失,惊扰了陛下,外臣为了向陛下请罪,应该先自罚一杯,另外,外臣想向陛下敬的酒,可是外臣从小月狮国不远万里带来的绝世美酒。”

他回身看了一眼。

满来亚曼连忙看向黑武人甘洛。

甘洛立刻就起身,他终于明白了过来,满来亚曼的全部计划是什么。

要给大宁皇帝下毒,按照满来

八字根本不用真太阳时全文阅读/(夏侯琢笑着)

亚曼的说法,用的是迦楼国这边带着的美酒。

可此时冬潜渊先提到了酒,这算是给迦楼国那边的人一个铺垫。

他连忙把身边的酒坛抱了起来,快步走到冬潜渊身边,给冬潜渊的空碗倒了一杯酒。

此时甘洛想着,这冬潜渊如此的笨也不是没有好处,满来亚曼交代的事他倒是完成的极好。

假意忘记倒酒,引出敬酒用本国美酒的事,这般细节都考虑到了。

冬潜渊见酒碗已经满了,端起来说道:“陛下,外臣刚才冒犯,先自罚一杯。”

说完后,端起那酒碗一饮而尽。

见他如此,沐言沐笛没有说话,可是迦楼国的副使,也是迦楼国的一位大将军,名为萨玛的人站了起来。

“陛下,我迦楼国不能输给这小月狮国的人,我们也为陛下带来了美酒,也一样是不远万里从迦楼国带来的。”

沐言沐笛的脸色明显变了变,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却好像极为矛盾,又暂时忍住了没说。

萨玛抱着一个酒坛过来,走到沐言沐笛身边说道:“亲王殿下,莫非忘记了咱们也带着绝世美酒?”

沐言沐笛点了点头:“确实是忘了。”

萨玛道:“刚才小月狮国的亲王殿下说冒犯了天威,要自罚一杯,咱们也不该失了礼数,亲王殿下也该自罚一杯。”

沐言沐笛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脸上竟然有了几分放下之色。

似乎一瞬间,就觉得这人间再无留恋。

他杯子里有酒,先是把这碗酒喝了,向大宁皇帝陛下赔罪,然后又让萨玛给他倒了一碗他们带来的酒。

冬潜渊道:“陛下,外臣带来的这酒,采的是小月狮国独有的雪山清泉水,配合小月狮国独有的雪地青稞所酿造,当为天下第一美酒,外臣斗胆,想请陛下品尝。”

他话刚说完,迦楼国的副使萨玛说道:“呵呵......弹丸之地,能有什么好东西。”

他转身看向李叱道:“陛下,外臣带来的这酒,采用的是迦楼国特产的紫叶高粱,配的是迦楼国千年古井的水,此物才是天下第一美酒。”

夏侯琢噗嗤一声笑了。

李叱问:“你笑什么?”

夏侯琢道:“他说他那个是天下第一美酒,他也说他那个是天下第一美酒。”

夏侯琢指了指冬潜渊和萨玛:“来,你俩换换,你喝他的,他喝你的,你俩先比较比较。”

.......

.......

【纵横的年终盘点,大家每个人每天有一张免费票,请求大家投给知白,就投给最佳作者那个选项,谢谢大家,万分感谢。】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47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