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现代诗歌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变故来的太快,也太突然了,司马空有些懵逼!

李慕婉也是一愣,颤声说道:“飞凤宗居然,居然为了得到云水仙人的棺材,而不惜通过这样的手段逼云月就范?你们,你们这么做,名声怎么办?”

雪影倒是笑了笑:“名声,在我们大陆只有胜利者才有名声,是吧,凤女?”

凤女也是阴冷的一笑,看着司马空亮了亮手里的匕首:“你认识这个是什么,只要我划下去,云月就只能是惨死,到时候想要救人也晚了!”

“不行,你不能杀了云月,如果你杀了她,龙先生一定不会放过你!”李慕婉也是有些着急,说出了龙先生。

“龙先生算一个什么东西?别说我根本没有听说过他,就算他是渡劫期的修者还能怎么样,敢跟我们为敌?”凤女摇摇头,微微冷笑。

“就是,飞凤宗是我们这里的唯一大宗,任何人不能违抗他们,别说只是云月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公主,就算她想要杀我,也是我罪有应得!”出云皇子冷笑,他真巴不得凤女能直接杀了云月,这样自己也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云月看着出云,她浑身都在发冷,因为他想不到这居然是自己大哥说出来的话。

云月刚想说话,却听到彭的一声,却是那棺材直接飞起盖子,一条人影恍惚间凝聚成形,随后封死了自己的所有的退路。

所有人都是一愣,因为这股力量真的很强,而且充满了杀机,那是一股让他们灵魂都感到颤抖的力量,真的是灵魂都在颤抖。

“这,这……难道是云水仙人复活,否则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压,天啊!”

“不,不是,不是……是,是尸变,云水仙人尸变了!”

“快走,天啊,他把这里的出路都封死了,该死,这怎么办?”

所有人都是勃然变色,因为一个尸变的云水仙人真的不好惹,必须马上就走。

凤女看着雪影,两个人同时抽身后退,根本顾不上云月!

但是,尸变的云水仙人却冷冷的一笑,也不说话,仅仅是一抬手,山洞之中就惨叫连连,无数人惨死!

雪影和凤女真的是皱眉,想不到云水仙人竟然这么强!

雪影咬牙:“布玄武绝杀大阵,快,快!”

凤女也是双拳紧握:“布飞凤绝杀大阵,今天咱们不置于死地于后生,谁都走不了,向玄武大阵靠拢,做到一击必杀!”

两个战部的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后都是点头。

瞬间,一只巨大的乌龟身后,一个巨大的飞凤,他们对着尸变的云水仙人发动了至强的攻击,这一击必然奏效!

尸变的云水仙人仅仅是闭上眼,摇头说道:“这个世界的人都这么弱么?呵呵,不行,我得换一个世界……但是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去死吧。”

尸变的云水仙人显然有了一些意识,直接张开嘴巴,将极大的乌龟咬掉一个头颅,随后挥手,漫天的血光!

凤女跟雪影倒飞出去,连连咳血,她们看了对方一眼,居然从对方的眼神当中都看到了死亡的恐惧。

凤女起身,直接扔出了一点精血:“精血听我命令,速速凝聚成形!”

雪影也咬了咬牙,祭出了自己的宝剑:“玄武掌门,出来救救我!”

两个人说着,就坐在地上不停的念诵着咒语,这个时候两股强大的威压席卷八方,那滴精血凝成了一个人,赫然是飞凤宗主,那个长剑也幻化出一条人影,却是玄武掌教。

两个人骤然看到对方,都是微微一愣:“怎么是你?”

玄武掌教首先说道:“在雪影出来的时候,我交给他一把封印着我残魂的宝剑,看来就这样派上了用场。”

飞凤宗主摇头说道:“看来情况要比我们想象的严重,云水仙人尸变,啧啧,咱们又要联手对敌?”

“哈哈,你什么法宝都没有,看我的吧!”玄武掌教直接窜入飞剑当中。

“不行,我得控制你!”飞凤宗主哈哈一笑,抓着剑柄,两个实力都有着渡劫境,纵然是一抹分神,两者相互融合,也使用出来超越渡劫期的能量!

所有人这才放心,有渡劫期的修者帮忙,这回好了!

但是,尸变的云水仙人却是摇头冷笑,随后伸出两根手指,毫无阻碍的夹住了剑锋,飞凤宗宗主有些意外,这是什么力量,居然可以夹住他的长剑?

要知道,那把长剑赫然是玄武掌教!

尸变的云水仙人看着两个掌门:“你们太弱,如果是你们的本体前来倒是能够与我一战,但是……啧啧,你们去吧!”

云水仙人一挥手,直接将那把剑碾碎,一截都不剩!

飞凤宗主咬牙,直接为他们打开一条出路,咬牙说道:“快走,此地不宜久留,我已经为你们打开了出路,快点跑,跑回飞凤宗!”

密藏当中所有人都傻眼了,浑然想不到两个宗主竟然也对抗不了云水仙人!

他们想要逃走,但是云水仙人比他们更快,封锁住了他们的去路,云水仙人冷冷的一笑,出手瞬间打击着那想要往外走的人。

凤女真的是呆住了,雪影也真的是没有办法,自己的师尊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但是这个时候,云水仙人已经来到他们的跟前,首当其冲的赫然已经是出云皇子,出云皇子真的是没有骨气,看到飞凤宗已经不行,直接带着紫萱给云水仙人跪在地上,大声磕头求饶:“这,这……仙人,仙人,请饶命,我们愿意为奴!”

“一日为奴,终生为奴!”云水仙人没有任何犹豫,抓起了两个人,将他们的魂魄吞入了自己的体内,但是那个戒指却落在了地上。云月公主一咬牙,不管如何,那都是自己的东西,代表着父亲的爱。

他冲出去,直接拿起来那枚戒指,尸变的云水仙人倒是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小姑娘居然敢拿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微微挥手,两个奴隶瞬间出动:“给我去死!”

云月公主有些吃惊,因为成为了他的奴隶之后,两个人实力很强,更何况自己的头顶上还有一个云水仙人!

李慕婉大声喊道:“云月,你还在等什么,快点,快点使用龙先生给你的画卷!”

云月公主瞬间一僵,对,只有龙先生给自己的画卷!

她此时完全来不及多想,一道画卷,直接打开,画卷出手的刹那,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恍惚间,所有人都看到了画卷当中走出一个女人,她步履稳定袅袅迈出,她容貌极美,眉目深刻,宛如雕刻,秀发不束,任其凌乱,仿佛纯金细丝,长可委地,金色细眉斜飞入鬓,自然流露出勃勃英气。

陈晓君!

面对着云水仙人的威压,陈晓君仅仅是抬

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

起了一个剑尖,天下间就刮起了一道狂风,天啊,这是什么样的修为,什么样的威压!

只见那云水仙人瞬间灰飞烟灭,化成了一颗圆珠!

而后陈晓君站在空中,持续的足足能有三秒,随后才轰然爆碎。

喜欢龙血战神请大家收藏:

出云皇子的确无话可说,因为就是凤女带着他从云月公主抢回来戒指,但是云月公主如果没有其他的能力,绝对不可能走到这里,更别说解开这么多的机关了,现在洞口这里就剩下一道火墙,这是怎么回事?

凤女也奇怪的看着出云皇子,皱眉说道:“出云,难道你妹妹的实力比你还要强,至少她眼睛比你要强?”

“不可能,她的眼睛不可能比我强,不可能!”出云咬牙说道,“除非我父皇背着我给了她什么宝物,否则不可能这样!”

“就算给了她法宝,但是还能比你父皇的戒指更强?”雪影倒是冷笑道,“凤女,你该不会是被出云皇子骗了吧?”

凤女微微咬牙,很有可能!

因为出云皇子很可能是故意拖延他们的进攻锋芒,进而想要他们的获得云水仙人的传承,这样一来他们就很有可能超过飞凤宗,成为第一大城池!

凤女看着出云皇子,眼里面已经出现了一抹杀机,出云皇子暗暗叫苦:“没有,凤女小姐,我根本没有骗你,我为你破解这道火墙,传承一定是你们的!”

凤女冷冷的看了一眼出云皇子,出云皇子哪里有半点犹豫,直接激活了父皇的残魂,眼睛里再次冒出鲜血,他朝着火墙上看去。

但是,这回就算是金龙之眼也是不行了,他一触碰火墙,就瞬间倒飞出去,疼的他双眼都几乎要失明!

他用力的挥舞着胳膊:“不行,不行,这,这……实在是太强,太强……这得需要我父亲进阶到圣眼才能看清楚,才能看清楚!”

所有人都回头看着出云皇子,凤女也是一咬牙,真的不行了吗?

凤女微微的摇头,至少出云皇子是证明了他是真的帮助自己,凤女也不是无情之人,飞过去给出云皇子服用了一颗丹药,出云皇子这才平稳下来。

云月公主见没有人注意她,又在哪里破解着阵法。

出云皇子服用了凤女的药,他的眼睛终于恢复了正常,咬牙说道:“凤女小姐,我知道一个办法,能激活金龙圣眼,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就是燃烧我父皇的全部寿元,使他获得五分钟的圣眼!”

凤女倒是皱眉,燃烧他父亲的寿元吗?她是没什么关系,只是这个出云皇子是他父皇的好儿子,他能忍心牺牲自己的父亲的生命吗?

凤女摇摇头,站起身叹息道:“算了,我还是去找你的妹妹,说不定她有什么办法可能进去,我跟你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以后不用见了。”

“不行,凤女小姐,我妹妹根本就没有金龙圣眼,根本不可能打开这个阵法,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而且是唯一的一条!”出云皇子双眼血红,咬牙说道,“我父皇年龄已经大了,死了也没有什么,但是时候飞凤宗必须辅助我当上新的皇上,这怎么样?”

“这……你真的可以杀了你的父皇?”凤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出云皇子,他的父亲是做了什么孽啊,居然连儿子都要杀了他?

“在所不惜!”出云皇子冷笑的起身,看了云月公主一眼,却发现云月公主双手在火墙上动作,居然划出了一个门,随后几个人猛然消失在了里面,火墙顿时散去,一点痕迹都没有剩!

出云皇子顿时浑然颤抖:“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破了这个阵法?不可能,真的是不可能!”

凤女也是急忙回头,发现云月公主已经不见了,她真的是心里暗恨!

马德,都是这个出云皇子,如果能早一点跟云月公主说说,说不定她们就能和云月公主达成协议,这下好了,希望没了!

凤女根本顾不上出云皇子,她要第一时间进去,说不定还能获得一些什么!

玄武宗的雪影显然也是这个想法,都发疯似的冲了进去,出云皇子和紫萱紧随其后,迅速的冲了进来。

进来之后他们就是一脸懵逼,这里的法宝,晶石都被人抢劫一空,显然是什么都没有给他们留下,然后出现了很多条岔路,黑漆漆的尽头,都看不见踪影,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不要动,我知道,这是我们天水城皇室的幻阵

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

,看来来破开它!”出云皇子大喊一声,当即运转了自己的龙眼,他好像修为根本不够,于是他拿出来戒指,想要借用他父皇的力量,破开这个阵法。

但是,云月公主看到,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哥哥杀了她的父皇?

云月公主咬牙说道:“我哥哥准备激活我父亲的戒指,因为他今天已经使用了太多次,我父皇……可能就会因此惨死,咱们……怎么办?”

玄天掌门摇摇头:“其实,在外面的时候获得了不少宝物,你们又都不要,这具棺材……我们还是放弃吧?”

“不能放弃,你说过这个棺材给我的。”司马空摇头。

“那你说怎么办?”玄天掌门挥挥手,退到了一旁,其实无论云月公主怎么决定,都是他们自己的事,玄天掌门已经拿了不少好处,因此他倒是没有参与。

“算了,既然玄天掌门没有意见,那我只好让他们进来。”因为出云皇子随时能捏碎戒指,云月公主摇摇头,只好放散去了自己布置下来的法阵。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却是云月四个人终于现出身影,在他们的后面,有一个九根锁链缠绕的棺材,棺材上写着几个大字:云水仙人。

出云皇子见到了云月公主,冷笑道:“云月,在我面前还敢使用幻阵,我看你就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给我滚开,那具棺材飞凤宗要了!”

云月公主微微摇头,司马空却站了出来,点头对凤女说道:“其实我们这里有一条规定,就是谁能打开秘藏,他们就能拥有优先选择权,就算是飞凤宗,我想也不可能破坏这条规矩吧?”

“的确是不能,但是你们已经拿过了。”凤女对出云皇子点头,示意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自己,“你们刚才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进入这里的时候,闪过一道光芒,那道光芒我要是没有猜错,应该是纳戒的光,这么说起来,你们应该把那个棺材让给我。”

“凤女,你说了,这里有玄天宗,还有云月,外面的东西是玄天掌门拿的,跟云月工作却没有关系,轮也该轮到云月公主了吧?”司马空摇头说道。

“凤女,这个人只有分神境的修为,你要是不要,那就让我,我让他真的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雪影却冷笑,直接抽出长剑,指着司马空,“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给我滚,要么死在这里,我没空跟你废话!”

凤女看着雪影,微微的咬牙,这个时候云月公主出来,她本想跟大哥说两句话,但是凤女身影一转,就来到了云月的身后,一把匕首直接抵在了她的咽喉!

凤女冷笑:“云月公主,不好意思,只能利用你,威胁你的下人!”

凤女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司马空:“你让不让开,不让开她就只能灰飞烟灭!”

喜欢龙血战神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41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