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01-14)  情感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神性在爆发,龙威在激荡!

宁缺毫不掩饰的在展露着自己为神的事实,爆发出了足以让普通仙帝都颤栗的恐怖神威。

在看到苏玄的刹那,宁缺就知道自己还是来晚了!

他要守护的人,他眷恋的故土遭受了净土巨大的摧残!

百年不到成神帝!

宁缺进阶之快已然前无古人!

但。

依旧慢了!

他怒自己为何不能更快!

他也恨净土!

这个折磨了阴荒太多岁月的势力,让宁缺充满了毁灭的念头!

而此刻。

看着苏玄那无助的模样,更是让这份恨意达到了极致!

尽管清楚苏玄苦苦支撑到他归来,应该还有一丝希望。但,他依旧恨欲狂!

“这次你们一个也别想跑!”宁缺低吼,那遮天龙矛慢慢缩小,落到宁缺手中,神威却更甚。

此地净土仙毛骨悚然,被宁缺的气势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又一尊神?

这是阴荒的援手?

他们一脸呆滞。

尽管这段时间震撼于阴荒的疯狂和不怕死,但他们心底终究还是有着一份轻视。毕竟脱离了阴荒规则,普通的净土仙都能随意捏死所有阴荒修士!

但哪知在快要成功之际,竟是蹦出这么一尊恐怖的神!

“不对,我觉得这尊神有些熟悉!”太一仙王忽然神色大变。

“他的气息和神镇长城有些相似!”帝金仙王死死看着宁缺。

“不好,他极有可能是阴荒出来的,偷偷离开阴荒,在无尽仙域修行。”南辰仙王浑身一震:“我记起来了,几年前我在阴荒祖龙边上见过他。”

“这怎么可能,这才几年,他就超过了我们?”

诸多仙王都不可置信,要知道他们达到仙王之境,修行岁月都是以万年计算!

但,宁缺才多久啊!

而且看其神威,明显是彻底超越了他们!

而此刻。

四仙帝脸色也是彻底难看了下来!

毕竟任谁遇到这事,都不会有好脸色!

“这是龙神的气息!”净化仙帝死死盯着宁缺。

若是宁缺一开始就出现,他们反而好受一些。但现在他们都快要拿下苏玄,却是被破坏。

“看他气势,并不会比我们弱了。”毁灭仙帝沉声道。

“封天,封住八方,绝不能让他带着那尊神跑了!”湮灭仙帝厉喝。

封天仙帝颔首。

他们自然也想抓住宁缺,但一旦达到他们这等境界,他们也就没了十足的把握!

而此刻他们更担心宁缺带着苏玄逃走,要真如此,那这些年他们的辛苦就白费了,而且损失惨重!

一瞬间,四位仙帝就是想清楚了利弊,更是准备以此展开行动!

苏玄那是一定要留下的,至于宁缺,则是要打过才知道。当然,他们多少还是有些自信……

轰!

四仙帝动手了!

这次可不像对付阴荒那边,实力发挥不出百分之一!

一动手,星空宇宙都为之震荡。

宁缺长发乱舞,紧握龙矛的他回望了眼苏玄,眼眸是那般坚决。

这些年他没能参与守护阴荒,注定成为他此生最大憾事。

而在阴荒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也没出现!

但现在。

他还能守住苏玄!

“不惜此命,我也会护住你。”宁缺低语,而后猛地抬头。

“来战!”

宁缺咆哮,爆发出了更恐怖的威能。

轰!

毁灭仙帝率先动手,手持毁灭仙锤的他恍若开天辟地的巨人,一锤落下,天地都会随之崩碎。

不过宁缺眉头都没皱一下,脚下神座开始疯狂汇聚。

继而!

宁缺狠狠刺出一矛。

轰!

毁灭仙帝欲毁天灭地,那宁缺就是要镇天守地!

一矛之威,毁灭仙帝那磅礴的仙帝躯都是浑身狂震,竟是被宁缺轰的倒退不止。

“什么?”毁灭仙帝骇然。

他这一锤,可没留手!

“那是帝座……”毁灭仙帝目光落到宁缺脚下,但下一刻就是否定,看向其他三位仙帝。

他们神色也震撼,脑子里皆浮现了一个念头。

群仙成帝,自然是仙帝!

那神成帝……

“他是传说中的神帝!”净化仙帝厉喝。

他们内心有太多不可思议,毕竟就算放眼整个无尽仙域,估计都找不出几个。

自然的,他们也从未见过,只是从古史典籍中看到过。

但。

他们能清楚神帝两字的分量!

据传在诸神黄昏的年代,有至强神帝能单挑好几个仙主!

这份恐怖,绝不是他们能想象的!

而此刻,神帝就在他们眼前!

尽管宁缺显然不是至强神帝,但也足够让他们彻底重视起来。

“一起动手!”封天仙帝厉喝。

轰隆!

没有丝毫犹豫,四仙帝直接联合动手!

封天仙帝之封神榜!

湮灭仙帝之湮灭仙葫!

净化仙帝之净天琉璃瓶!

毁灭仙帝之毁灭仙锤!

四件净土至强帝兵爆发煌煌帝威,一些小型星球都被余波震的直接炸开。

这是仙帝爆发出了仙帝力量!

仙帝之所以能执掌一域,就是因为仙帝力量比较低一阶的仙君产生了质的变化,开创了自己的仙道!

如封天,湮灭,净化,毁灭四种力量,都是四仙帝独有!纵然其他仙帝有类似的力量,但也绝对有本质的不同!

哗哗哗……

仙帝力量如虚无洪流,于宇宙间形成无穷风暴,席卷向宁缺!

“这才差不多!”宁缺剑眉倒竖,长发根根竖起。

轰!

他踏前一步,虚无为之崩塌!

下一瞬间,宁缺血液开始沸腾,古老的万千龙吼在他体内回荡!

不死神龙之传承,最强之处就是在于不死龙血!

龙血鼎盛,则神强!

如今宁缺但凡只要有一滴精血存在,就能无限复生!

而且,此刻他为神帝!

何为神帝?

帝中之神也!

面对四仙帝浩浩荡荡的力量,宁缺根本眼睛都不眨,手持龙矛就是杀了过去。

轰轰轰……

四仙帝力量不侵身,更是被宁缺直接洞穿开来。

他不断接近四仙帝!

他…要近身而战!

四仙帝瞳孔不断收缩,没想到宁缺这么悍勇。

神帝的恐怖,

怎么样能没知觉的死亡 神性在爆发

远超他们想象。而且,宁缺显然是初成神帝!

“碰一碰!”净化仙帝厉喝,自然不会退去。

四方净土仙则是脸色骤变,疯狂往外围退去。

仙帝之间的远距离攻伐就足够恐怖了,一旦近身那更是丧心病狂级别。

历代都有仙帝打起来,直接把一个仙域打炸的记载!

他们这些仙君仙王固然也足够强了,但绝对也顶不住。

轰…轰轰轰轰!

宁缺和四仙帝刹那碰撞,直接都撞出了一个蔓延大半个净土禁地的黑洞。

他们立于其中。

宁缺有刹那的退后,但下一刻就是低吼,疯狂推进。

“龙神斗战法!”宁缺大吼。

意志聚神而强!

神因怒而无敌!

此刻的宁缺绝对是达到了‘神怒’的级别,这是诸神一种极其恐怖的状态!

在诸神时代,惹神怒而降劫罚,这是可是众生都敬畏的!

“万象!”宁缺厉喝,现万龙万象。

轰!

天地八方好似成了龙域。

四仙帝眼眸一寒,自然反击。

但。

“长夜!”

“破晓!”

“千劫!”

“梵天!”

宁缺疯狂打出恐怖的龙身斗战法,直接打得四仙帝都是不断退后。

其战力之无双,一打四也是压着四仙帝打,这一幕看的四周净土仙都是头皮发麻!

“找死!”四仙帝大怒,帝躯开始无限膨胀,引动四仙域的力量加持己身。

这里是他们的仙域,他们自然能爆发超越本身的战力!

不过也就在这瞬间。

宁缺眼眸一厉。

“刹那……”他忽然顿住身形,高举龙矛,恐怖的神力疯狂汇聚,直接形成昂扬宇宙间的亘古神龙!

继而。

“芳华!”宁缺厉喝,一矛掷出,龙矛直接化血色神龙。

昂!

神龙咆哮,摧古拉朽般撞向四仙帝!

首当其冲的净化仙帝被撞的狂喷出一口仙血,顿时面孔狰狞的抬头看宁缺。

“找死!”他低吼,要知道他们净土四仙帝可是有无敌之姿,但哪知面对宁缺会如此狼狈。

这一矛,直接差点把他们打出净土禁地!

不过这瞬间,四仙域的力量也是疯狂涌入他们身体,在他们头顶开始凝聚古老的仙影!

据说这是群仙初祖,仙帝可以用仙灵之力汇聚起来!

“再战!”四仙帝厉喝,冲向宁缺。

“不知所谓,以为这是你们的地盘,我就打不死你们?”宁缺眼眸肃杀冰冷,单手结古老龙印,朝着头顶虚无狠狠一抬。

“龙神三千界,众生皆大苦!”

“开龙界!”

宁缺单手狠狠一划,以他为中心,八方直接显化古老世界!

达到帝境,体内自然就能衍生小世界!

诸神时代的不死龙神,一身藏三千界,力量无穷无尽!

而此刻宁缺虽然只凝聚了一界,但却在龙神葬身地炼了龙神残破的一界。

如今开启,就好像一个顶级仙域被他打开,其中恐怖的力量和神性皆是在源源不断的汹涌而出。

四仙帝就算有四座仙域加持,但这瞬间的大势还是被宁缺压了一头。

“他怎么能这么强?”

“这什么小世界,怎么看着比咱们仙域还恐怖?”

四仙帝背后都是一寒,止不住的冲向宁缺,想要打断他的龙界展开。

但。

哗!

宁缺狠狠一甩龙矛,万龙游弋八方,龙界瞬息间彻底开启,都是阻挡的四仙帝一滞。

下一刻。

签]轰!

宁缺主动冲向他们,眼中神威凌天。

“历阿鼻大地狱,方知诸神如天!看来是诸神时代结束太久,让你们忘了诸神无敌这一事实。今日,老子给你们好好长长记性!”

喜欢万古第一杀神请大家收藏:

“该死!”

看着阴荒融入苏玄的杀神躯,四仙帝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一群不知好歹的蝼蚁!”他们都忍不住骂,心绪难平,因为这是他们最后的底牌。

自信的来源向来是手中有底牌!

可此刻他们把底牌全都掀开了,一时间还压不下苏玄,这就让他们也急躁起来。

不过。

“如此他也该黔驴技穷!”

“只要这次压下,就绝对压住了!”

“有这道仙影在,他万不可能扭转乾坤!”

四仙帝冷冷看着,继续发力。

四神道柱,仙龙,伟岸仙影三者皆发力,此地所有净土仙则是重新飞回四神道柱,以自身力量加持!

此刻他们心中也满是动容,没

怎么样能没知觉的死亡 神性在爆发

想到阴荒生灵如此无畏。

这该是怀着怎样的信念,才会让所有阴荒生灵选择牺牲自己,成全苏玄?

修了太多年仙道,他们内心早已很淡漠,但此刻也难免浮现异样的情绪!

换了太乙净土仙门被如此攻击,他们显然不会这么慷慨赴死。

“或许,这就是阴荒撑到现在的原因。”南辰仙王低语,深深望着下方挺起脊梁的杀神躯!

……

苏玄的意识如扁舟,在充满杀机的血色古海中摇摇欲坠。

随着伟岸仙影的凝聚,苏玄很清楚自己要扛不住了。

所以苏玄做出了一个选择,那就是放弃理智,让自己化身毫无情感的杀神!

就像邪神法,一旦化为至邪,他将爆发十倍百倍的战力,突破力量规则。

杀神道同样也是如此!

苏玄相信,只要他这么做,至少能撑到宁缺归来。

“到那时候也足够了……”苏玄想着,能猜到四仙帝也是底牌尽出,不会再有更恐怖的手段了。

血海上。

苏玄望着上方的混沌,沉默了好一会儿。

此番沉沦,他估计是醒不过来了。

但。

“我不悔。”苏玄低语着,身子慢慢沉入血海。

血色的海水开始淹没他的意识,底下好似有一只只大手在拽着他,让他下沉的同时的意识越发模糊。

这一刻,苏玄倒是出奇的平静。

他只是有些遗憾,没有寻到归宿,也没有为念邪开辟未来……

不过就在他要彻底沉沦之际。

一只只手掌从海面探下,抓住了他,将他往上拽。

苏玄意识剧烈波动起来,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一道道熟悉的身影不断出现在他身边,对着他灿烂的笑。

他们好像不愿见到苏玄就此沉沦,拽着他脱离了血海。

“不要啊……”苏玄叫着,有了不好的预感。

可是……

他们只是笑着,温暖着苏玄本来冰冷的意识。

……

杀神躯……

苏玄猛地睁眼。

瞬息间。

哇……

苏玄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单膝跪下。

他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一个字,只有血泪不断流下,如决了堤。

阴荒众多修士奔赴他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不断闪过。

那一张张心甘情愿,豪情万丈的笑脸,此刻却是如钝刀在一下又一下的割着苏玄的血肉。

呜呜呜……

苏玄想悲叫,也想怒吼,可到头来却只能发出隐约的呜咽声。

大悲无声。

苏玄的道心都崩塌了。

偌大阴荒,仅剩他一人。

过了许久。

“你们都走了,那我还守护什么,又要为谁拼命?”苏玄痛哭,彻骨的悲伤如凛冽的寒风,让本来澎湃的杀神躯都随之冷寂。

而也因此,半个杀神躯都被四神道柱压住。

上方四仙帝一怔,旋即惊喜。

“他崩溃了!”

“很好,这是机会!”

“打散他的神躯!”

四仙帝精神都是一振,出手越发凌厉。

不过这瞬间,苏玄猛地抬头,双眸已经如两个血洞,其中有血海在翻涌。

“杀!杀!杀!杀!杀!”

苏玄吼着,每一个‘杀’字念出,他的杀意就暴涨一分,情感也磨灭一分。

或许连苏玄都没彻底意识到,他之所以能撑起杀神躯,守护的信念其实占据了主要原因,这比他寻到身世,解开宿命轮回的诅咒还来的重要。

而此刻。

这份信念崩塌了!

这一瞬间,苏玄沉沦的速度比之前快了百倍千倍。

轰!

苏玄的杀神威开始彻底爆发。

如我杀神,诸天无敌!

先是苏玄的血发疯狂蔓延,化为一头比之那头缠绕阴荒仙龙还恐怖的血色巨龙!

这是神镇长城的延伸!

吼!

血龙的龙爪狠狠捏住仙龙的脑袋,将其狠狠摁下,而后张牙舞爪的咆哮。

它好像无双的神龙,哪怕这头仙龙也该低下高贵的脑袋!

“怎么回事?”四仙帝骇然,不是崩溃了吗,怎么变得更变态了?

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疯狂汇聚力量。

但。

一股让他们都心悸的杀意开始疯狂蔓延。

他们低头,对上苏玄那如血洞的双眸,竟是莫名一寒。

轰轰轰轰……

苏玄站了起来,沉默了下,旋即疯狂大笑起来。

“死吧,都死吧!”他状若癫狂,边笑边哭。

这一刻。

苏玄心中唯有毁灭一切的念头。

不过也就在这瞬间。

杀神躯中的神道轮回自主转动了起来,天地都随之沉浮。

阴荒其实已经融入苏玄体内,化为一个肉身小世界。

阴荒的天本来血色翻涌,但此刻却是泛起一点点星光。

这是神道轮回的核心之一,星辰轮回图!

而此刻那些星光正在疯狂闪烁,试图驱逐苏玄一身疯狂的血色。

当然,这是徒劳的。

这些星光相比此刻苏玄爆发的杀神力量,无疑太微弱了。

不过。

苏玄却是如遭雷击。

他血色的眸子里恢复了一丝神采,因为苏玄发现那些星光中散发着一些熟悉的气息。

那似乎是阴荒修士在他的神道轮回中留下了一些印记。

苏玄忍不住大吼,强行停住了沉沦,开始疯狂转动神道轮回!

如今这体内轮回随着初代圣王和阴荒修士他们的加持,已然初具规模,绝对是菩萨圣王他们设想中的样子。

很快。

苏玄确定。

阴荒修士的确在他的神道轮回中留下了些印记,虽然在不断消散,但的确是存在的。

“还有希望,还有希望……”苏玄浑身颤抖着,喜极而泣。

此刻的他甚至不知道这些印记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又有何作用,但却是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下一刻苏玄开始疯狂护住这些印记,让不断消散的印记彻底印在他的轮回中。

“我还不能死,也不能沉沦,绝不能!”

苏玄死死瞪着眼眸,疯狂的力量消退了许多,血发所化血龙也失去了那强大的统治力,和仙龙缠斗在一起。

上方四仙帝一滞。

搞什么鬼?

看着气息又衰弱下去的苏玄,四仙帝莫名愤怒。

这是在逗他们吗?

“找死的蝼蚁!”净化仙帝森森开口:“全力镇他!”

其他三个仙帝眼中也是如此,满眼杀机的盯着苏玄。

而此刻。

苏玄笔直的脊梁也彻底弯曲了下来。

他如一个胚胎,双手环抱膝盖,以这种最原始的姿态抵御一切。

这是苏玄需要一边运转神道轮回,一边撑起四神道柱和伟岸仙影,他需要这种姿态,让力量和防御彻底爆发出来。

这一刻,他已经不需要什么尊严和骄傲。

哪怕再卑微,他也只想活下去。

然后……

等宁缺回来。

……

春去秋来,转眼二十年。

至高龙骨路。

宁缺已经消失在龙骨路一段时间,而诸多仙王依旧在等待着。

净土的变故,他们自然知道。

四仙帝身怀神藏!

这事就是他们告知南妖等四个仙门!

可惜失败了!

诸多仙王不知道经过,但也明白这事已经无果。

甚至他们将这消息传递到造化百域最顶尖的几个仙门,也是石沉大海。

那一刻他们清楚了一件事,净土的底蕴比他们想象的还恐怖。

而现在。

他们唯一期待的就是宁缺了。

而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也是越来越振奋。

在那龙骨路最高处。

恐怖万龙虚影在翻涌交织,古老的龙吼在不断回荡。

那些龙影之强大,让此地仙王仅仅看着,就是心生莫大敬畏和恐怖。

“好像是仙龙,可威势实在太大了,一般仙主都给不了我这种感觉。”浮云仙王小声道,眼眸惊悸。

此刻龙骨路被无形的力量封闭着,他们只能感受其威,却压根探知不出是什么力量!

“龙骨路估计有狂龙仙门都不知道的隐秘。”御雷仙王沉声道。

狂龙仙门的逐夜和天烛两位仙王对视,也是有这种感觉。毕竟龙骨路虽然是狂龙仙门的最强道统,但也不该恐怖的这里离谱。

“等着吧,这些天力量翻涌的越发狂暴,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神秀仙王说着,双眸却始终盯着龙骨路。

而如此一年后。

轰!

在诸多仙王震撼的注视下,整条至高龙骨路轰然炸开,化为一头血色神龙,于半空中盘旋而立!

他们倒吸凉气。

这是神龙?

这里不是仙族道统,而是诸神之地?

他们脑子嗡嗡的!

而此刻。

“你们看!”逐夜仙王失声,指向血色神龙的脑袋上。

那里……

一道英武神勇的身躯持矛闭眸站着。

一头长发暗黑中带着血色,每一根发丝都好似一头古老的巨龙,随风舞动!

一身血色的龙形战甲好似盘踞着一头古老的神龙,在那不断游弋。

而在他背后,那些原本张狂高傲的万龙虚影尽皆低下了脑袋,在向他表示着臣服。

渐渐地。

万龙开始缠绕在了这具伟岸的身躯,壮大其龙威!

这一刻。

他仅仅站在那,不散出一丝气息,就给人万龙之主的感觉!

但凡龙族,在他面前就必须低下脑袋!

而很快,那血色神龙则是开始凝聚一张古老的神座。

看着那站在神座上,开始爆发惊天动地神威的身影,诸多仙王皆是头皮发麻。

“是宁缺!”

“我的天,那是帝座!”

“他成仙帝了?”

“不对!”

浮云仙王死死盯着,一字一顿开口:“龙聚其神,凝怎么样能没知觉的死亡龙神座!这是…传说中的神帝?”

呼……

宁缺重重吐出一口气。

他猛地一握龙矛,睁开那绽放神龙光辉的眸子,其中满是凌厉,也有一抹忧虑。

从神龙葬身之地出来的瞬间,他冥冥中似乎听到了阴荒在哭泣……

“希望不要太晚。”宁缺喃喃自语,瞬息消失。

净土禁地。

四仙帝依旧高高在上,眼眸冷漠的盯着下方。

那里仙龙在缓缓缠动,四神道柱不断镇压,伟岸仙影则是依旧单手按着。

而此刻。

阴荒已是彻底消失,仅仅苏玄的杀神躯。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苏玄的杀神躯也被镇压的不断缩小。

那本来无暇的神躯上遍布幽深的沟壑,好似土地干枯。

这是苏玄的力量和神性在枯竭!

本来得到整个阴荒的加持,即使如此压力下,苏玄也能撑很久。

但。

这些年苏玄还在疯狂的转动神道轮回,如此消耗的力量比他抵御四神道柱和伟岸仙影消耗的还多。

“不能死,不能死,撑着,一定要撑着……”苏玄眼眸有些涣散,口中念念有词。

他这是被镇压的意识涣散了,但即使如此,他依旧在不断提醒着自己要继续撑下去。

“他快撑不住了!”毁灭仙帝冷笑起来。

看着奄奄一息的苏玄,他心中都产生了无法言喻的快意!

这是苏玄坚持的太久,让身为仙帝的他都难免有了巨大的情绪波动。

“准备镇压神躯吧。”净化仙帝冷静道。

“都注意些,别末了还闹出幺蛾子。”

湮灭仙帝他们皆颔首。

封天仙帝吐出一口气,刚要说话,脸色却是微变。

“不好,有强者闯进来了!”他惊疑。

“冲进来了?”毁灭仙帝一愣。

“对,很近……”

“怎么可能!”净化仙帝一震:“除了仙主,谁能无声无息冲进这里?”

不过。

“来了!”封天仙帝却是厉喝。

吼!

一声惊天龙吼先至,而后死寂的宇宙中直接炸开一个庞大的黑洞,其中一杆如神龙的古老龙矛狂射而出。

轰!

在四仙帝惊怒的注视下,龙矛直接砸飞了四神道柱,狠狠的横亘在苏玄前。

“谁?!”四仙帝震怒厉喝,死死看向那巨大龙矛的矛尖。

那里…一身龙甲的宁缺背对着他们。

宁缺并没理会他们。

他看着前面奄奄一息的苏玄,心都是狠狠一揪。

“苏玄!”他大叫,神性力量开始涌入苏玄的杀神躯。

苏玄眼眸波动了下,有了一丝神采。

然后。

他看到了宁缺。

看着这恍若隔世再见,却无比熟悉的身影,苏玄眼眶一红。

“宁缺,救我,我不能死……”他下意识大叫。

可下一刻,他脸上又浮现浓浓的愧疚和悲伤,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再见宁缺,苏玄情难自禁。

他哽咽:“对不起,对不起,只剩我一人了,可是…可是我不能死啊……”

宁缺狠狠一震,无边的愤怒让他长发瞬间根根倒竖。

该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这个他宁缺都佩服甚至依赖过的男人如此狼狈,如此无助?

男儿有泪岂能轻弹!

他和苏玄这类人尤是如此!

可此刻,这个骄傲了一辈子的男人甚至都在他面前哭了。

宁缺猛地扭头,面孔一片狰狞,对着四仙帝咆哮:“我要活剐了你们!”

喜欢万古第一杀神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35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