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01-14)  情感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一零五一讲究不讲究

“莫非你想……”黄诗诗看着叶空的表情,不由得一愣,她可是知道的,这小子可是胆大妄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叶空生怕她说出什么来,忙打断她,开玩笑道,“诗诗姐,这些年你在这边生活的怎么样,没给我带绿帽子吧。”

叶空情急之下,也就是没话找话,可黄诗诗却恼了,骂道,“你这小子,当姐姐我什么人?认识你之前,上百年我都没找过男人,你是不是一直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

叶空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忙道,“你别激动,别激动,我不就随口说说嘛,你什么人我还不知道?我如果不相信你,还能当面问你这话?”

黄诗诗不依,扑过来和叶空搅成一团,口中还骂道,“我倒要问问你小子有没给我带蓝帽子!”

黄诗诗扑在叶空怀里,就把手伸入他衣内,用纤纤手指在他胸口上写字,“小子,是不是想偷盗契约呀?”

叶空心里一松,原来黄诗诗不是真的生气,而是怕人监听他们说话,这才贴上来以这种方式交流。

“蓝帽子是什么东西?我只听过绿帽子,什么蓝帽子黄帽子,请恕叶某不懂!”叶空大声回答,双手也顺着黄诗诗白白的皓臂从她两只大袖中伸进去,在她肚皮上写字,“是想偷啊,实在没办法,只有这样,你有什么需要提醒的?”

之前两人在云遥就经常玩这种身体写字的游戏,所以纯熟的很,谁也看不出。

不过一旁易曼影看不下去了。喂,二位,你们也太不讲究了,当着我一个大姑娘就做这种限制级的动作,这不是带坏我嘛?

“咳,你们……想

梦见妈妈得癌症我哭了_(一零五一讲)

必多年不见,要说的话有很多,我,还是出去看风景吧。”易曼影红着脸逃了出去。

“脸挺嫩啊,你不会还没出手吧?”黄诗诗之所以如此动作,就是猜测易曼影也跟某人也有关系了,没想到竟然不是。当下,黄诗诗又语重心长的调教男人道,“该出手时就要出手嘛,象这么漂亮的妞,迟一步就被别人占先了……”

叶空感叹道,“诗诗姐,有你这种老婆,何愁老公不花心呀。”

“哈哈。”黄诗诗在他身上捏了两下,笑盈盈问道,“怎么?不喜欢?”

“喜欢呀,我巴不得所有女人都跟你一样。”

看着两人闹成一团,胡可收回神识。还别说,这个大乘期的高人,还真无耻的监控着他们。

“人不风流枉少年呐。”胡可收回神识感慨道。

胡海龙感觉到了什么,皱眉道,“父亲,您怎么能偷听晚辈对话呢?”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胡可冷哼一声,又道,“你以为那小子是省油的灯,他为什么不布下禁制?他这是试探我。”胡可说完一挥手,“你下去吧,没事带那小子去神庙转转,最好让他加入我们典当神教,那样他就心甘情愿为我们卖命了。”

“可是黄诗诗的契约……”胡海龙又问道。

“以后再说吧。”胡可转身走掉了。

胡海龙也无奈,只有苦笑,叶兄弟,我当日就劝你别来,你非要来,我现在也没办法了。

傍晚时分。

其实在这里没有白天黑天的分别,也没有清晨傍晚,更没有一年四季,连风霜雨雪都没有。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是阳光普照,灿烂无比,天空中那个小点大小的太阳连位置都不会挪动一点。

所谓傍晚时分只是个称谓而已,说是放工时分要更加确切些。

那些忙碌一天的修士们回来了,虽然都是真君,工作也不是很累,可是枯燥又无聊,一个个男女修士面孔上也没什么笑容。

站在窗口的叶空疑惑道,“这边几个境面都已经建设好,还要大家忙活什么呢?有那么多工作嘛?”

黄诗诗道,“怎么没有?工作多得很。这里本来什么都没有,土地,房屋,空气,植物,全部都是要人弄的,现在人又不够用,大家都很忙的。”

易曼影忍不住问道,“诗诗姐,他们不会让你去砌房造屋吧?”

“我都宁可去做瓦工。”黄诗诗郁闷道,“我管九百八十颗树木,在这里,水灵气极其匮乏,所以我每天要干的,就是不停的对着那些树木释放水属性法术,给它们浇水,让其不至于干枯死。”

叶空和易曼影都愕然,让一个元婴大圆满的真君每天释放九百八十次低阶水属性法术,也确实够累的。

正在他们说着,叶空又发现,那些刚回来没多久的修士们,竟然一个个都捧着一本书都走出了屋子,然后三五成群地走向通往顶层境面的虹桥。

“他们这又是去干吗?”叶空好奇道。

“去神庙听讲教义。”黄诗诗也把床头那本厚实大书拿了起来。

叶空对这什么典当神教也很好奇,当下和易曼影也跟着黄诗诗走出屋子。

一路走过去,叶空发现那些修士一个个都挺虔诚的,一边走一边还在翻阅手中的大书。不由得对黄诗诗笑道,“怎么,你也信了典当神教?”

“你要再不来,我就真信了。”黄诗诗说道,“其梦见妈妈得癌症我哭了实这里所有人开始都是不信的,可是每天生活又太枯燥,想想信这个又没坏处,就当有了精神寄托,于是就有人陆陆续续地开始信奉了,还越来越虔诚。我估计这些人就算契约到期,也是不会离开这里了。”

易曼影点点头,叹道,“诗诗姐,你坚持到现在还没成为信徒,倒真是不简单。”

黄诗诗笑道,“是呀,不过我有绝招。”接着,她凑到易曼影耳边说道,“每次枯燥无聊的时候,我就想着那小子对我使坏时说的话和动作,就立即不无聊了,曼影妹妹,这招是不是很高明?”

易曼影听得脸热心跳,连忙道,“高明,高明。”同时她心里也升起一个想法,以后自己星际航行中,无聊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想这些解闷呢……

不过随即,她心里又一个念头想道,不行了,这些都什么人啊,再跟他们呆下去,我迟早也学坏了。

正在他们一路走到虹桥桥头的时候,就看见桥头有一个白面男修士,手里捧着大书,当他看见黄诗诗,顿时脸上一喜,快步走了过来。

“诗诗,等你好久了,今天又可以和你一起做礼拜。”白面男修走过来亲热道。

黄诗诗对那白面男修却没什么好脸色,继续行走,口中说道,“胡名扬,跟你说了多少次,请你不要等我,我已经有道侣了。”

那胡名扬却也不依不饶,跟着笑道,“诗诗,你有道侣也没有关系,我不在乎你的曾经,大家在这里做个伴嘛,没有你,生活是多么的单调,没有你,新世界也这么苍白,没有你……”

旁边叶空一听,不行了,娘的,这是在挖老子的墙角呀,老子再不出来就是缩头乌龟了。

“没有你,天空就没有云彩,没有你,小鸟就不会歌唱……”这位还在诗兴大法,就看见某人掏掏耳朵挡在黄诗诗面前,仿佛胡名扬是对他表白一样,等胡名扬闭着眼睛朗诵完,才发现面前换人了。

“你谁?”胡名扬大怒。

叶空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只鸟唱的实在太难听。”

胡名扬要是再听不出叶空的敌意那就真傻了,冷哼道,“新人,你敢骂我?知道本座是谁么?”

叶空道,“一般问这种话的都是傻X,你她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你问我?”

那些赶去神庙的修士本来都是无聊之辈,平时哪里死个蚂蚁都能过去看半天,今天一看这里有热闹,全都围过来。

听叶空说的有趣,众人哈哈大笑。胡名扬气得脸色通红,不过还是保持着风度,冷哼道,“我当然知道自己是谁,我是怕你不知道!”说完,左右看看,本来指望有熟人出面一介绍,他王霸之气一发,就帅了。

可没看见,他只好继续道,“本座乃是第八十二探索分队的队长,将来的红星仙国县官,元婴后期大修士胡名扬!”

叶空心说,这小子脑子有病吧?当个县官就牛成这样?其实叶空不知道,在将来的仙国规划中,县官还是挺大的,那就是一境之主,一境的最高领导人,胡名扬这才牛X烘烘。

胡名扬看见叶空不说话,还以为他怕了,摆手说道,“算了,本座看你是新人的份上,就原谅了你这回,以后前辈的这些事少掺和。”

叶空哈哈笑了起来,“县官,好大的官,我被你吓死了,你八辈子没当过官吧,还本座,你有座嘛你?”

胡名扬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识好歹,怒道,“当然有座,不过要等以后!”

叶空却上前一步,道,“可老子现在就有座!”

“你有座?”胡名扬哧笑一声。

“有座你是我孙子!”叶空说完,一抹储物戒指,里边竟然真的出来一张红木太师椅。

其实叶空的这把太师椅那也是有来头的,好多年前,他就是坐着这张太师椅非常牛叉的堵人家百虫寨大门。这些年来,储物袋已经换成了储物戒指,可是这张有着优良革命传统的太师椅,他还是没舍得丢,说不得,今天就又拿出来。

看见这位竟然真的拿把椅子出来,那些修士全部都愕然,惊道:“够讲究的,出门还自己带椅子。”

而易曼影则是站在后边偷笑,心说,这小子到哪都这样,不到一天就能出名。有人说他不讲究,现在又有人说他太讲究,到底讲究不讲究呢?

喜欢洪荒:开局一颗雷霆光球请大家收藏:

一零五零找到黄诗诗

“参见宗主。”

当叶空等人走进高台之上的大殿中,身边那些陪同的真君和神君竟然全部都高呼一声,轰然跪地,对着大殿中央龙椅上的高冠男子行三跪九叩之礼。

这种礼节是俗世间凡人对皇帝所行的礼节,看来这胡可真一,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登基,做一个修仙者国家的皇帝了。

虽然典当魔宗打着对抗圣魔宗的旗号,可是叶空对想当皇帝的人,却没什么好感,可能是来自地球的原因。他更赞同自由的生活,就算是成立仙国,也要弄个轮流执政的吧,这种君主世袭的皇帝,到底是为了修仙者还是为了自己,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话说,成立修仙界人民政府好像也不是那么实际。

当然了,叶空是不会下跪的。

因为修为的关系,胡可这个老爹看上去要比他儿子还要年轻的多,看上去不过四十岁的样子,下巴上蓄着短短的胡须,目光炯炯有神,身穿龙袍,头顶高冠,还确实有几分威严的气势!

毕竟胡可还没有登基做皇帝,所以叶空和易曼影没有下跪,他也没多说,而是非常谦和地走下龙椅,快步走下,走到叶空面前,一副很赞许的眼神看着叶空说道:“叶道友,果然是一表人才!我儿眼光不错。”

说完,还拉着叶空走到一边的陪坐大椅上请叶空坐下,就这几步路,中间还有一个细节。胡可的脚步貌似被大袍子一绊,胡可骂道:“都是这些劳什子衣服,穿着走路都不方便,跟戏台上的戏子似得。”

虽然这胡可真一的行为可能有些做作,可是这种态度,还是叶空对他的观感好了不少。不说什么皇帝平民,就算是修士之间,人家是一个大乘期的修士,能这样对你一个元婴真君,这种态度,也堪称礼贤下士的典范了。

不过叶空在局促中,心里又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自己当众晒日光浴的事情还没传过来?不会吧,他们一定有某种通讯联系的。可这胡可怎么还是对自己这么客气呢?

叶空巴不得赶紧带着黄诗诗离开,才不愿胡可对自己这么客气。

于是叶空心里有了主张,也就不再推脱,大马金刀地在大椅上坐下,看着面前站着的胡可真一。这场面就有些诡异,大厅里一干人等还跪着,胡可穿着龙袍站着,可叶某人却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那感觉好像他是皇帝一般。

胡可也是略微一愣,没想到叶某人连谦让都没有,就这样坐了,心道,之前有消息传来,说这小子不讲究,现在看来还真是不讲究。

既然你不讲究,那我就给足面子你吧。胡可心头一定,竟然又抱拳说道:“叶道友,你仗义解救我儿,还有那些同舟的修士凡人,不瞒你说,那些人都是胡某的父母乡亲,族内后辈亲戚……所以叶道友,你可算是于我有大恩,请受胡某一拜!”

胡可说完,双手抱拳,竟然非常快的给叶空做了个揖,鞠了个躬。

叶空一看这镜头,心里知道不好,这老家伙看上自己了,人家如此给面子,日后要自己留下,自己就难以拒绝了……只可惜老家伙动作太快,自己想躲都没躲开。

叶空无奈,只好受了一礼,上前扶住胡可真一,说道:“真一太客气了,叶某不过一介小真君,哪里受得起这一礼,您这是折杀小辈了。”

“应该的应该的。”胡可把面子做足,这才回到龙椅之上,问道:“叶道友,不知你此次前来我们新世界,可有什么打算?”

叶空忙道:“前辈,在下是想来寻找画音魔宗的黄诗诗宗主,当年她为了在下,和贵宗达成契约,为贵宗驱使,现在已经十八年都不止,当年贵宗所付出的只不过是一块小小仙玉,所以还请前辈能够为她取消契约,任她随我离去。”

“哦,是这事。”胡

梦见妈妈得癌症我哭了_(一零五一讲)

可大手一挥,说道:“来人,去把黄诗诗找来。”

叶空却道:“前辈,可否让我自己去寻她?”

胡可点头道,“也好,刚好你也可以看看我们新世界的新气象。”

说完,便有人带着叶空离开大殿,奔向黄诗诗的住处。叶空此举既是给黄诗诗一个惊喜,又是想要看看黄诗诗这十多年的真正生活,若是艰苦无比,他必不会于典当魔宗干休。

等叶空和易曼影一走。胡海龙推着轮椅上前,问道:“父亲,虽然叶兄弟于我有大恩,可是也不值得您行那么大的礼,莫非您……”

胡可冷哼道:“怎么不值得?此人乃是大才!我就要把面子给足他,让他开不了要走的口!”

其实胡海龙心里也很矛盾,他既希望叶空能留下为典当魔宗的大计出力,但是作为朋友,人家不愿意,他又不能勉强。

他想想,决定还是帮着叶空说话,说道:“父亲,其实这叶空也不是你说的那样,也不过就是胆子大了些,有点小聪明而已,而且,您不知道,这人一点不讲究,不拘小节……”

胡可哈哈笑道:“你是说的他在星舟上脱光衣服的事情嘛?告诉你,为父那天也独自驾着星舟飞进红星光幕,也学他那般,不用灵力抗拒,任汗水流淌……然后再去洗把热水澡,果然很放松,很舒爽!”胡可说完,还赞许点头道:“为父已经决定以后每月桑拿三次,恩,是叫桑拿吧?”

“听他说是叫桑拿。”胡海龙心里苦笑,小子,你弄巧成拙了吧。

胡海龙想想又说道:“可是这种事也不过是些享乐方面的主意,不能说大才吧?”

胡可冷哼道:“你少帮他打马虎眼了,之前你们进殿时,刚说到宗教和信仰,他就说这是控制和糊弄百姓的好手段……试问,我们那么多真君神君,有几人有这种见识?所以我认定,此人必有大才,留下对我们大有帮助啊!”

如果叶空听到,肯定又会抽自己嘴了。真是,闲着没事,说什么嘛,都想好要装傻的嘛。

当然了,此刻叶空还没有意识到这些,他正在有些激动地走向黄诗诗的住处。

黄诗诗的住处在下边的八片莲花瓣型的第五片,在这个新世界也是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的,根据修为居住在相应的陆地上,之间有虹桥相连,高阶去低阶的可以,可是低阶想去高阶的,就必须得到同意。

黄诗诗此刻也在屋里忐忑着,昨天他们的领队就说了,让她不要出工了,呆在家里,有人找。

是谁找自己呢?莫非是他来了……黄诗诗想想觉得是他,可是又觉得不可能,这小子当初不过筑基大圆满,就算这十八年不停修炼,能不能结丹还是两说……就算结丹了,也不太可能穿越过数十万里苍冥来到这里吧。

可是除了他,还有谁呢?黄诗诗实在想不到。这十八年是如此的枯燥,虽然这新世界环境还是不错的,可是却没有一点自由的时间和空间,也没有任何的娱乐,整个人都跟机器一样,她只想赶紧把这五十年给捱过去。

想到自己当初的决定,她又叹了一声。用五十年换他的命值得嘛?如果不是因为他,五十年,自己也该可以进入化神境界了吧?自己在这里蹉跎五十年,辛苦五十年,修为没有一丝进展,值得嘛?她的眼睛茫然了起来。

值得。当然值得。随即,她的美眸就清明了。别说五十年,就算再来一次,就算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也是值得的。一个人一生,总是要做几件出格的事,否则还是人嘛?

想到出格的事,黄诗诗又笑了起来,这小子最会做出格的事了,这次来的人,说不定真的是他呢?

正在黄诗诗走神的时候,叶空和易曼影已经走了进来。

一缕明亮的光线刚好从窗户中射了进来,照在黄诗诗白析的俏脸上,如此的安详,美丽,宁静……

叶空摆摆手,示意带路者和易曼影先出去。

易曼影也是第一次看见黄诗诗,虽然黄诗诗的脸蛋没有她那么高傲而精致,可是要论身材,易曼影还是比不上黄诗诗的。

易曼影站在屋外,心里嘀咕着,这黄诗诗可以为了叶空而放弃五十年的修炼时间,自己能做到嘛?如果当时换成自己,自己会不会也义无反顾地和典当魔宗签下契约呢?若是典当魔宗要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事又该怎么办呢?

正在易曼影心思纷乱的时刻,突然屋里有了动静。奇怪的是,里边竟然不是说话,也不是笑声或者哭声,而是好像桌子椅子倒地的声音……莫非他们一见面就打架?

易曼影赶紧推开门。睁大美眸看去,只见两人正紧紧抱在一起,亲成一团呢。

后边的那个带路真君吓得连忙缩回脑袋,心道:见面就亲成这样,不讲究,太不讲究了。

带路真君连忙告辞离开,回去给胡可真一报信去了。

而红着脸的易曼影也走进了屋。进去以后,叶空和黄诗诗也不能继续干什么了,大家介绍了一下,又寒暄了一番,关键所聊的,还是怎么样从这里离开的问题。

易曼影和黄诗诗都是做过领导的,这一分析,也都能清楚胡可不会轻易放叶空离开。

黄诗诗苦笑道:“还指望着你来救我出苦海,没想到把你们还给连累了,这个地方虽然表面繁荣,可是无聊透顶,我一天都不想多呆!若是你这样的脾气,一年就能把你给憋傻了!”

叶空点头道:“我和易曼影现在都有办法离去,关键是你,你和他们订立了生死契约,若不解除,离开就是死。”

黄诗诗想想,摇头说道:“听说我们所有人的契约都在最上边的神庙里,除非得到胡可真一的肯首,否则别想得到。”

叶空点点头,心道,回头找个机会给你把契约偷出来!梦见妈妈得癌症我哭了

喜欢洪荒:开局一颗雷霆光球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734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