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11-09)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赵大妞环视众人一眼,若有所思的道,“要我说啊,朝廷里的织染生意,还有招牌饮食店的所有分铺,都归我们二房,榨油作坊归大房,药铺生意归三房!”

大柱子斜了赵大妞一眼,冷冷的道,“这平常二嫂子大大咧咧的,我还以为你没什么心机呢,没想到打起生意的算盘叮当响哈!”

甄氏接口道,“你说你这样分家,别说我们不答应了,这样对三弟一家也太不公平了!”

“有什么不公平的?”赵大妞撇嘴道,“你们也不想想,你们如今都在朝里当官,吃着俸禄,我们家大富可是纯粹的商人,靠着这些生意糊口呢!”赵大妞朝着张大财和甄氏挑了挑眉,切了一声道,“这大哥和大嫂在生意上可没出多少力气,我愿意买你们的账,那还是看在你们是长房的分上!”

“你这样偏心眼儿的分家,谁能答应,就算是你要偏心,也不能偏的这样离谱,好处都让你们二房得了,留下这些药铺和榨油作坊,能赚得了多少银子!”大柱子忍不住接口道,“你还好意思挑大哥的不是,咱们家在京城开的铺子,大哥投入的银子可不比二哥少!”

甄氏接口道,“是啊,二弟投入的银子少,自然该出些气力!”

“说啥呢,说啥呢,合起伙来欺负我们二房啊!你们这些天杀的,还不就是仗着皇上和太后赏赐的银子在那耀武扬威的!”说着话,赵大妞眼泪哗啦就下来了。

“好了,把眼泪收一收吧,我还没死呢,你这是哭给谁看!”张大富不满道。

张大财环视众人一眼,眸光落在张大富的脸上道,“二弟,我就当二弟妹是让猪油蒙了心智,也没有谁会把她的话当真,如今我就想听一听你的意思!”

甄氏道,“是啊,二弟,你是当家的,由你说了算!”

“我说你臊不臊的慌,给我住嘴吧你!”张大富朝着赵大妞吼了一句,又向着张大财笑道,“大哥,这婆娘胡说八道,你别听她的!该怎么分怎么分,我们都听你的!”

“二弟,二弟妹,你们就放一百二十个心,这家由着你们大哥分,肯定是公道的!”甄氏笑道。

甄氏话音刚落,赵大妞就哇哇的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如今连翠姐儿也不帮我了,也不顾念我们多年的姐妹情分了,这是要跟我生分了!”

赵小翠叹了一声,道,“我不是不愿意帮你,你说你这也太过分了,你说好处全都让你们二房得了,你就是到皇上太后那里也说不通!”她又静一静道,“有一句话你说的没错,我们家和大伯家都有俸禄,你们拿多一些也是应该,不过也应该符合情理!”

“还说人有来世十个惊人证据你不是不愿意帮我?”赵大妞又继续呜呜的抹泪道,“你如今都不顾念姐妹情分了,早知道你是这样,我就不该嫁入张家,跟你成为妯娌!”

“说什么呢!这是后悔嫁给我吗?”张大富变了脸色道,“那好,你收拾了细软回娘家去!”

赵大妞嘟着嘴又继续呜呜的哭。

“哭,继续哭,我跟翠姐儿看着你哭呢!”大柱子啧啧啧的道,“你就可劲的哭吧,小事可以不计较,这样的大事翠姐儿可不会松口!”

张大富无奈的白了白眼,叹了一声道,“我这是造孽呢,怎么会娶了这样的货色?年岁越大越不成样子了!”

张大财沉了沉道,“我觉得三弟妹这个人好,做事也公道,不若由着三弟妹给咱们分家,二弟,你看如何?”

“好,我没异议!”张大富立马接口道。

“朝廷里的织染生意,是最赚银子的,赚的还是朝廷里的官银,也最关乎咱们张家的脸面,肯定得公平平分,染坊分大房,织布坊分二房,我们三房分绣坊,以后染布坊赚的银子归大房,织布坊赚的银子归二房,绣坊赚的银子归我们,三家分工合作,虽然分了家,依旧连着生意,你们看如何?”赵小翠道。

张大财道,“我没有异议,二弟你有异议吗?”

“没有,我听三弟妹的!”张大富道。

甄氏接口道,“这样好,以后生意上还要往来交流,依旧保持着联系!”

赵小翠继续道,“至于招牌饮食店,榨油作坊和药铺,我们跟大房各拿四分之一,你们二房得四分之二,如何?”

张大财和甄氏点头,张大财道,“三弟妹这分家分的公道!”

张大富道,“还是平分好了,怎么好意思让我们二房多得呢?”

赵小翠道,“近些年来,柱子跟大哥在朝里当官,生意上的事情管的少了,你多得一些也是应该的!”

“这可不成,你们投入的银子可比我多!”张大富道。

赵大妞忙插上话来,“当家的,你傻啊,有银子往外推!”她眸光落在赵小翠脸上道,“这样好,我们答应了,这世道上,就没有人嫌银子腥的!”

张大财道,“既然一致通过,那就这么定下来了!”

……

从铺子里出来,大柱子便不满的道,“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这么分了!”

“怎么?老爷觉得不公平?”赵小翠反问道。

大柱子道,“怎么公平呢!在大哥和二哥面前,我也不好直接下你的面子,可是你这么分咱们家不是亏大了!”他静一静继续道,“这织染坊,你把银子赚的最少的绣坊给咱们家我就不说了,凭什么生意上的事情还让二哥得了四分之二?”

“哎呀,毕竟生意上大部分都是二哥在忙活!”赵小翠静一静,压低了声音道,“何况这些年,咱们在自己名下也有了生意,一直都是田管家在打理,这可是大哥和二哥不知道的,所以,即便分的少一些,咱们也不亏!”

“嗳,算了,算了,反正咱们家也不在乎多这点银子!”大柱子摆了摆手道,“如今在寿康宫当着侍疾太医,太后也经常赏赐,我也没有多少时间管理家里的生意!”

赵小翠颔了颔首,若有所思的道,“是啊,看来也该让儿子媳妇们也分担一下了!”

……

几个月的时光就这么过去,这日清晨,赵小翠和陈氏,温氏在正厅里坐着聊天,她如今的肚子已经几个月大,挺着一个大肚子,行动有些不便。

陈氏开口道,“昨儿个二伯母过来了,说是看中了婆母给我的锦缎,说是要拿回去给仕顺媳妇儿做衣裳,我拿不了主意,今日问一问婆母的意思!”

温氏撇了撇嘴道,“如今银子富足,二伯家哪里会缺这点银子,分明是看着婆母给大嫂子的锦缎是太后赏赐的,便想要来分一杯羹!”

赵小翠笑道,“太后赏赐的锦缎有几匹,她要我就命田管家给他们家送一匹过去!”

陈氏道,“儿媳觉着婆母您待二伯母太好了一些,虽说是兄弟,到底是分了家的,如今小姑子还未出阁,年岁又渐长,可指着添置丰厚的嫁妆找一个好婆家呢,不若都给小姑子留下来当嫁妆!”

赵小翠埋汰道,“忒小家子气!”她静一静继续道,“过些时日,西域进上来的锦缎,太后还要赏赐给我几匹,足够给玉容当嫁妆的了!那些个啊,我就原盘不动的给我的老闺女儿留着了!”

陈氏尴尬的扯了扯脸皮,笑道,“原是婆母早就打算好了的,倒叫我这个当嫂子的白白操了这份闲心!”

“你这是替玉容着想,把玉容当自家妹子看待,我这个当婆母的,感激你都来不及,哪里会白白操了这份闲心!”赵小翠笑着打趣道。

温氏冷冷一笑,“玉容那脾气,就是多添置一些嫁妆也未必有婆家敢要!”

陈氏接口道,“记得前些日子,弟妹上了一趟清心寺礼佛,祈愿观音大士给你送来一个麒麟儿,菩萨可喜欢口吐芬芳的人,咱们啊,可得多说些好话儿,菩萨听了高兴,就给你送来了贵子!”

赵小翠笑着看了温氏一眼,埋汰道,“是啊,嘴巴太欠!可不讨菩萨的喜欢!”

“哎哟,罪过!罪过!”温氏忙合掌后,捂了捂嘴巴道。

喜欢农女的古代生活请大家收藏:

“到底是门当户对的啊,闺女如今年岁都大了,还能挑三拣四的吗?”赵小翠若有所思的道。

“哎呀,那个……”大柱子欲言又止。

赵小翠转首看着大柱子,静了片刻道,“你知道缘由?”

“最近我跟她爹在朝里有些过节,对方才拒绝的!”大柱子叹了一声道。

“我说怪不得呢!”赵小翠静一静道,“这嫁人高三分,起码也得门当户对,如今玉容年岁渐长,咱们看得上的,对方嫌弃咱们,对方看得上的,咱们又嫌弃对方,真是难!”

“要不就嫁低一些的吧,别再端着了!”大柱子若有所思的道。

“这可不成!”赵小翠摆了摆手,道,“你如今可是皇上和太后眼前的红人,以咱们家的身份地位,这嫁低了三分,可要惹人笑话的!”

“那怎么办啊?玉容的婚事就这么耗着么?”大柱子无奈道。

“耗着就耗着呗!总归比把女儿随便找一个人家嫁出去的强!”赵小翠若有所思的道。

“是啊,我相信什么都是命啊,只要命里有的终归有,命里无的也莫强求,姑且等着缘分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人有来世十个惊人证据

大柱子接口道。

“若不是三年前婆母临终的时候一直牵挂着玉容的婚事,我也不着急!”赵小翠脸上流露出一丝的愧疚。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的功夫,三年都过去了!”大柱子沉了沉,“乡下几个老人住的府邸,娘可是最后一个走的,如今三年守孝都过了,你可问了马哥儿准备如何处置吗?”

“马哥儿来信说,把府邸给卖了,银子是要给咱们寄回来还是投到乡里的分铺上,让咱们给一个准话呢!”赵小翠抬眸看着大柱子道。

“肯定是寄回来啊,乡里的生意也就那样了,还投入那么多银子干嘛!”大柱子若有所思的道,“对了,别忘了给马哥儿留下一笔犒劳的银子,这些日子他也辛苦了!”

“那可是我亲弟弟,哪里还用你说的!”赵小翠若有所思的道,“只是老人都走了,以后估摸着回乡的时间更少了!”

……

几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这日清晨,张大财,甄氏,张大富,赵大妞,大柱子和赵小翠都聚拢在铺子里。

“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大柱子是最后一个到铺子的,见了张大财,甄氏,张大富和赵大妞就笑着打招呼道。

张大财看着大柱子笑道,“有日子没见,如今三弟也满头银发了!”

甄氏环视众人一眼,接口道,“几十年的时光不知不觉中就这样过了,如今我们三兄弟也都是儿孙满堂的人了!”

张大富道,“是啊,如今是该嫁的嫁,该娶的娶,也就剩下容姐儿还待字闺中了!”

甄氏笑道,“缘分的事情都是天注定的,若是当年跟赵二爷儿子的婚事能成,如今也早已经当娘了!”

赵小翠闻言,脸上不知不觉中浮现出一抹愧疚之色。

赵大妞接口道,“大嫂啊,这事儿可怪不得我那弟弟和侄儿啊!”

甄氏无语道,“我也没说怪他!”

张大富接口道,“这事还真就怪他,你说当年婚事说的好好的,突然间的就找了别人了,要不然玉容姐儿也不用耽搁这么些年了!”

大柱子尴尬的扯了扯笑意道,“这事啊,都是玉容的命,咱们谁也不怪!谁也不怪!”话落,与赵小翠偷偷的对视了一眼。

甄氏环视众人一眼,笑道,“是啊,儿孙自有儿孙福,想多了也没用,这都是命啊!”

张大财接口道,“聊着儿孙的事情,可别把咱们今日来的正事给忘了!”

甄氏又接口道,“不知不觉中,婆母三年的守孝期已过,儿大分家,树大分枝,各家各府都一样,没什么需要藏着掖着的,如今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指着二哥也忙活不过来,也该各归各府料理了!”

甄氏话音刚落,赵大妞咋咋呼呼的声音就传来了,“哎哟,大嫂啊,你这话可说到点子上了,你说这几十年来,风里来雨里去的,可都是大富在忙着生意,大哥和三弟,总是说朝廷里的事情忙,也就是十天半个月了,过来铺子里瞧一瞧而已!”

甄氏又接口道,“二弟妹,你可别忘了,账蒲的事情可是三弟妹一直在管!”

张大富撇了撇嘴,道,“是啊,我也从来没瞧见你拿起账蒲看一眼啊!再说了,大哥和三弟得空都过来帮衬着,哪是你说的只是瞧一眼?”

赵大妞叉腰道,“我说当家的,你这是啥意思?胳膊肘往外拐么?我这还不是为咱们两个儿子着想么?”

“儿子都在朝里做官呢,都有俸禄的,他们可不全指着你的生意!”张大富撇了撇嘴,道,

“人心不足蛇吞象,跟你过了多少年了,你这翘起屁股来想要拉屎还是拉尿还能瞒得过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动的什么心思!”

张大财道,“嗳,这说着正事呢,要斗嘴回家斗去!”

“这分多分少的也好商量,大妞姐儿你可不要着急!”赵小翠开口道。

“哎哟,翠姐儿,还是你最好了,到底咱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赵大妞笑着接口道。

[标人有来世十个惊人证据签:p标签]“翠姐儿是人好啊,所以,你就拼了命的欺负她,自从跟你成了妯娌,口口声声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她这一辈子吃了你多少亏了,你就是看着她心软好欺负!”大柱子立马接口道,“这分家可是我们夫妻俩的事情,她松口了,我还没松口呢!”

“我说三弟,你这是啥意思?有人这么帮着自己说话的吗?还成了妯娌?那还不是为了嫁给你?”赵大妞叉腰道。

“说的对,这些话回给你正合适!”大柱子道,“当年我跟翠姐儿的婚事先定了下来,是谁死皮赖脸的缠着我二哥,非要给我当嫂子的!”

“够了,夫妻俩没吵上,你们叔嫂倒吵上了!就不能消停一下吗?”张大财镇声道。

甄氏接口道,“是啊,好汉都不提当年勇呢,事情都过了多少年了,这么翻来翻去的还有意思?今天的主题是分家,再这么耽搁下去,太阳都要下山了!”

“大哥大嫂,我们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分就怎么分!”张大富赔笑道。

“这是我当家的说的,我可没说啊!”赵大妞撇了撇嘴,“若公道,听大嫂的,若不公道,我可不依!”

“好,那二弟妹,由你来说怎么分!”张大财接口道。

赵大妞道,“毕竟几十年来,是我们家大富在忙前忙后,若想着平分,那是不可能的!”

喜欢农女的古代生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阳光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yzjglw.com/434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